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历史 > 正文

“胡佛总统”的中国骗局(二)

0
分享至
一面降下的大清龙旗背后,是一桩惊人的外国势力侵吞中国国有资产的巨案。趁着八国联军占领开平煤矿,英国人窃取了开平煤矿的权利。虽然在伦敦进行了跨国诉讼,开平煤矿所有权的流失却已成定局。而其中,后来成为美国总统的赫伯特·胡佛充当了重要角色。

破落的开平

“唐景星(唐廷枢)在1892年去世,他的死标志着开平煤矿滋生大量贪污和企业逐渐官僚化的开始。”海外学者费正清在《剑桥中国晚清史》一书中以晦暗、低沉的语调勾勒出了“龙旗事件”发生前十年,开平矿务局从辉煌走向落拓的开端。

自从唐廷枢去世以后,张翼便接手了开平矿务局。出身恭亲王府仆役的他,对于企业管理显然一窍不通。很快,企业便陷入了管理混乱、冗员充斥的泥沼,洋务运动中号称“中国第一佳矿”的开平,此时已经彻头彻尾沦为“衙门”。60人便可以完成的工作却要617人参与,工资单上的虚报名额更是高达6000人之多。管理上的失败随之诱发了资金上的短缺。进而在1897年建造秦皇岛码头过程中,全面爆发了危机。

张翼无法筹集到扩建秦皇岛码头时所需要的足够资金,只得将希望寄托于外国洋行。他先是通过曾任海关税务司的英籍德国人德璀琳,以天津、上海等地的码头煤栈作抵押,向德华银行借款60万两。此后,德璀琳又将一家名为墨林的国际财团引荐给了张翼。

他们的合作是愉快而充满前景的,墨林公司先是慷慨地提供了20万英镑贷款,接下来又提出了一项筹集新股扩大矿山开发的宏伟计划。对于西洋伙伴的慷慨,张翼感激不已。鉴于开平矿务局所存在的问题,墨林开始帮忙为开平矿务局在全球帮助物色一名工程师。不久后,他们的目光集结到了一个美国年轻人的身上。

他的名字叫做赫伯特·胡佛,出生于美国衣阿华州一个虔诚的公谊会教徒家庭。父亲是一名铁匠,在胡佛6岁时去世,又过了三年,母亲也相继去世。作为孤儿的胡佛先是寄居在叔叔家,两年后迁居舅舅家。胡佛白天在伯父开办的俄勒冈土地公司里当办公室杂役,记账、打字,晚上读商业夜校。毕业后他在加利福尼亚州当了两年矿工,每班工作10个小时,却只能挣到可怜的两美元。也许连他自己也不会想到,正是这样一个孤儿会在1929年那个全球经济最晦暗的春天走上美国权力的顶端,成为白宫的主人。尽管他的传奇经历在那场经济风暴的遮掩下已经显得涓埃之微,但是他的发迹史又与开平矿务局的倒卖是如此密切相关。

1897年,一纸招聘广告改变了胡佛的命运,英国矿业巨头“毕威克—墨林”公司计划招聘一名经验丰富的地质学家,并特别要求了应征者的年龄为35岁以上。当年只有23岁的胡佛,决定虚报年龄。

命运之神眷顾了他。他被录用了,并且拥有了一个中文名字“胡华”。之后的工作经历顺畅而又充满机会,胡华先是被派往澳大利亚和南非的一些矿区工作,凭借他的精明、圆滑赚取了墨林的赏识。1899年2月,24岁的胡华来到中国,在“墨林公司—中国机矿公司”任经理兼煤矿技师。他公开的身份是直隶、热河两省的矿务技术顾问,实际上是墨林公司在中国天津的代理人。

胡华到中国后,奔走于华北各地,广泛收搜集有关开平矿藏的情报,仅用短短五个月就向墨林先后呈报改组开平矿务局的两个方案。“开平煤矿实际资产按大大压低了的估计也有715.96万两,折合104万镑。”并由此得出结论:“这项产业肯定值得投资一百万英镑;这个企业绝不是一项投机事业,而是一个会产生非常高的盈利的实业企业。”就在这份报告完成的同时,一件足以影响近代中国命运的变乱发生了。

倒卖真相

1900年,按照中国人的纪年习惯这一年被称作庚子。一场波及整个北中国的变乱迅速蔓延开来。变乱的主力是一群自称“义和团”的农民和手工业者,他们相信自己有某种超能力的护佑,可以抗击枪炮甚至能够通过法术打败西方现代化正规军。这种能力很快得到了朝廷的实际掌权者慈禧的注意,使她改变了先前的围剿镇压政策。1月12日,朝廷颁布上谕“承认义和团合法地位。”短短数月间,义和团就在直隶省境内迅猛发展,遍及了所有市镇乡村。在政府的纵容下,他们围攻教堂、袭击使馆、殴打洋人、甚至捣毁任何外来事物。为了保护各国在华利益,列强决定武装干涉。5月30日,各国炮舰陆续集结于天津的大沽海面,战争随之爆发。

几天之后,八国联军侵占了开平矿山、秦皇岛港以及天津城。驻守天津的英军巡逻队在租界内的一处民房里逮捕了张翼,罪名是“疑与拳匪相通,饲鸽传递消息”。张翼被关进了怡和洋行地下室的一间屋子里,这位平日里骄奢淫逸的督办大人陷入恐慌之中。

老朋友德璀琳的出现使张翼紧绷的神经多少感觉到了轻松。德璀琳设法解救其脱离险境的保证,使得张翼对于这位异邦朋友的品德更加深信不疑。当德璀琳提及天津煤栈被焚而唐山、林西又不通消息时,神色庄重、表情忧郁。他说在这种兵荒马乱的条件下,俄军正在伺机南下侵占矿区,如要保住煤矿只能依赖英国。至于如何保全,他提出——“中英合办”。虽然张翼对于中英合办煤矿的提议有些迟疑,但考虑到自己当下的处境,还是勉强答应了下来。

随即,德璀琳向张翼出示了一份手据,上面写着赋予德璀琳“便宜行事之权,听凭用其所筹最善之法,以保全矿产股东利益”。事实上,自从张翼签字那一刻起,德璀琳就已成为了开平矿务局事实上的总办。

次日,张翼被释放。在惊魂未定之时,德璀琳再次到访。他声称目前局势混乱,仅凭空洞的一纸手据很难达到保护矿权的目的,如果想彻底保住矿权,必须得到更大的权力空间,随即两个札委和一份备用合同被签定了。两个札委分别从企业性质和运作手段上对于开平矿务局的原有形态彻底做出了否定,一则声称“或借洋款,或集外国股本,将唐山开平矿局作为中外矿务公司”;另一份札委写的则更加直白“广招洋股,大加整顿”;然而,吊诡的却是备用合同中,最为重要的一则条款的宾语处竟留下了明显的空白“将该矿务局的一切土地、房屋、矿山、轮船以及其他一切财产之所有权与管理权全行交给该()他将有权按其意愿出售,抵押、租赁、管理、经营及管辖该项产业”。显然,这是德璀琳有意而为之。何人具有如此之权利?——待定!

随后,事情的发展完全偏离了张翼的原始初衷。德璀琳在取得了张翼的全权委托之后,并没有如约去借款或募集外国资本,而是找到了墨林公司的美籍雇员胡华,他们商定将开平矿务局的全部产业移交给英国注册公司,并委托英国律师伊美斯起草了一份卖约。1900年7月30曰,德璀琳代表开平矿务局,胡华代表英商墨林公司在塘沽签字,并由伊美斯和德国商人、德璀琳的女婿汉纳根见证。由此,一桩倒卖中国资产的恶性事件在中国政府全然不知的情况下发生了。

10月,回到伦敦总部的胡华将卖约交给了墨林,老谋深算的墨林考虑到中国政府肯定不会轻易放手这家企业,而俄、法等国际势力也势必将阻挠这次侵吞开平。于是,他将矿权转移到了国际财团“东方辛迪加”的名下。同年12月21日依照英国公司条例,一家名为“开平矿务有限公司”的跨国企业在伦敦诞生了,而注册者正是大财团——东方辛迪加。

次年2月,胡华按照公司的指示,陪同比利时人吴德斯来到中国,从事开平矿务局的财产接收工作。他们依据卖约的条款要求张翼将开平矿务局一切权利移交给新公司,并要求其补充签署一项移交约。

张翼因事关重大,未敢应允。胡华对张翼反复施压,一方面声称要将他倒卖国家资产的行为公之于众,另一方面通过外交手段相威胁,甚至以外国军队重新占领矿山逼迫其就范。最后,双方妥协,商议拟订了一个副约作为备忘录,与移交约一起,同时签押。在张翼的要求之下,合同中订立了如下条款:“张翼仍为开平驻矿督办,并有权委派一中国总办,管理开平事务;华洋股东议事之权无异;华洋各股平沾利益等。”

当月,依照开平矿务有限公司董事部委任,胡华和吴德斯分别出任了矿务局的正副总办,并以新股票兑换旧股票的模式完成了资产的转移。就这样,开平煤矿沦为了西方人的企业。

事件传出以后,举国哗然,舆论讽刺曰:“不特为环球所稀闻,抑且为万邦所腾笑”。

伦敦诉讼

袁世凯三次参奏开平被盗卖之后,举国舆论沸腾,声讨之声不绝。加之张翼派往伦敦兴讼的外国洋员庆世理希望张翼前往伦敦同英商对质,于是,张翼于1904年11月被迫启程赴英。

1905年初,英国伦敦高等法院的审判庭上,一场跨国的审判正在进行。

在这个以法袍、假发、天平、辩论为装点的西方场所,“开平矿务局”等待着以一种纯西方的形式来决定其所有权的归属。法庭上阵容庞大,审判长卓侯士端坐在法庭中央,原告方除当事人张翼以外,他的代理人皇家律师勒威特、吉尔、杨格尔以及劳伦斯悉数列席;被告方面,律师规模也可谓壮观,墨林的代理人皇家律师休士、艾萨克以及哈特全部出庭;此外,新注册的开平矿务有限公司也委托了皇家律师郝尔丹、汉弥顿以及魏尔能三人充当诉讼代理人。除法官外,计有律师10人之多,原告所提出的证件有20多种,此案被称之为“震惊全世界之国际诉讼案”。

此案开庭14次,并由法官卓侯士录取双方口供,最后于1905年3月1日宣布判决书。其要旨有二:第一,判决被告应当遵守副约中的规定和义务,否则无权取得、持有或管理移交约中所可开列的产业,或享受其利益;或颁发谕令,禁止被告享受该项产权。第二,对原告的赔偿要求,法庭不予支持。

表面看来,张翼似已胜诉,但诉讼案并未就此终结。

被告墨林对于判决心存异议,上诉到了上控公堂。经过7次开庭公审,法庭1906年1月宣布,维持伦敦高等法院原判被告应遵守副约,但又将副约规定的驻华督办的实际权力重新作了解释,称“按照副约之真实解释,张燕谋(张翼)应得之权,不能过于该公司遵照注册章程给予董事兼总理者之权”,并据此驳回原告希望赔偿损失的要求。

一场热闹、纷杂的诉讼之后,我们不无惊愕地发觉:早在伦敦兴讼之前,开平煤矿所有权的流失已成定局。英国法庭的审判完全是在承认卖约有效的前提下展开的,一切诉讼只是围绕张翼个人得失的纠缠,对于国家毫无意义。

伦敦上诉公堂前,寂寥无人的街头,西方商人们走过,梳有长辫的张冀也走过。也许他想到了瞒哄朝廷的借口,也许他看到了自己安享晚年的股本。但是他没有想到洋务派政商大佬们曾经的惨淡经营,没有看到飘扬着“米”字旗的开平井楼,更没有看到满清这个老大帝国的未来,因为已经看不到了!

1 2 显示全文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李某晚上聚餐搂抱嫂子,第二日又将上门理论的嫂子侵犯,两罪并罚

金牌办事员
2021-04-11 14:48:49

吴亦凡给他拍照?王子文交往的吴永恩,豪车无数,炫富不输黄子韬

多多喜多多
2021-04-11 13:52:04

故事:四岁被人拐走,十六年后他乡讨口水喝,开门的却是自己亲娘

安远故事铺
2021-04-11 11:44:32

李白一辈子几乎没工作过,整日游山玩水,钱从哪来?很多人不齿

詹国枢
2021-04-10 09:39:10

拜登终于回过神来!全球没料到,普京悄悄打出王牌,中国也行动了

前沿时刻
2021-04-11 11:48:14

和郭希宽离婚,转移财产,申请保外就医...杜新枝已准备好逃罪!

恋爱学堂
2021-04-11 06:58:32

女子买房地下室传来怪声,进入内部发现神秘生物,细看后眼泪直流

有点故事汇
2021-04-11 10:46:17

金钱豹垮了,必胜客取消自助:中国自助餐20年从巅峰到没落

IC实验室
2021-04-09 19:10:21

女上司丈夫死后我去接近她,打开她家密室我愣住:她丈夫在里面

有点故事汇
2021-04-11 10:41:31

正处级公务员退休,每个月的养老金可以达到9000元以上吗?

已财富之名
2021-04-11 15:36:00

天雷滚滚!北京亿元房姐被判无期,深圳大V深房理上了央视!炒房客慌了,他们又开始这么干……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4-11 14:54:10

美媒:美总统气候特使克里下周访华,将成首个访华的拜登政府高官

观察者网
2021-04-11 16:09:25

十年前丈夫车祸去世,女子含泪生下遗腹子,十年后收到短信傻眼

夕阳下的你
2021-04-11 13:37:53

牛轭礁争端再升级,我军022导弹艇重现南海!热议:平头哥出手了

战略观察员
2021-04-11 11:53:14

全部封存!紧急销毁!多地菜场已发现,昆明下架1479公斤,赶紧看看你家买的…

大红河网
2021-04-09 14:20:13

早泄的延时训练—— 持久原理(图解)(干货)

医学生谈医疗
2021-04-11 10:08:30

史无前例,哈兰德要百万周薪!吓退皇萨激怒曼城,只剩一土豪愿买

足球部落
2021-04-11 10:59:05

央视震怒!农村改造厕所轻轻一踩就爆裂!糊弄百姓到何时?

慢镜头看社会
2021-04-11 11:19:13

“美国人低估了中国”

环球时报评论
2021-04-11 00:23:48

场均7板1.8断!放弃三年后六队哄抢!湖人啊,你后悔也来不及了

领袖阿尔弗图
2021-04-11 18:18:33
2021-04-11 19:53:08

头条要闻

国家卫健委:强制接种新冠疫苗必须坚决予以纠正

头条要闻

国家卫健委:强制接种新冠疫苗必须坚决予以纠正

体育要闻

梅西冷雨中瑟瑟发抖 换球衣却被嘲讽

娱乐要闻

宋茜拍大片秀深V 蜂腰翘臀很迷人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小米决定造车始末:特朗普推了雷军一把?

汽车要闻

工况续航达419km 奔腾NAT推5款网约车

态度原创

艺术
健康
房产
公开课
军事航空

艺术要闻

中国美术学院“望道讲谈”

“下面”痒痒痒,是得了性病吗?

房产要闻

“小阳春”如期而至,一、二手房成交均超预期

公开课

冯唐:混得再差别碰这2件事,会越来越没前途

军事要闻

中伊达成协议 歼-10C或出口 超越俄制战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