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佛总统”的中国骗局

2009-11-16 10:00:02 来源: 国家历史(成都)
0
分享到:
T + -
一面降下的大清龙旗背后,是一桩惊人的外国势力侵吞中国国有资产的巨案。趁着八国联军占领开平煤矿,英国人窃取了开平煤矿的权利。虽然在伦敦进行了跨国诉讼,开平煤矿所有权的流失却已成定局。而其中,后来成为美国总统的赫伯特·胡佛充当了重要角色。


消失的龙旗

1902年岁末,在“肃静、回避”两块虎头路牌引领下,一队兵勇穿梭在开平矿区的土路上,行进时偶尔传出的三五棒铜锣,以及队列中那顶吱呀作响的轿子,都吸引住了十里八乡村野农人的注意,当然,其间也有三两个进城见识过世面的男丁,一眼便认出了那是顶官轿。没错,轿子里的人正是滦州地方上的最高长官——知州叶溶光。

此次出行对叶溶光来说,原本只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例行巡视。

无从知晓什么人首先察觉到了异样。总之,一阵骚动之后,惊人的发现很快传入了叶溶光的耳朵——井楼上的龙旗不见了!

19世纪后期,随着铁甲战舰、克虏伯炮、来复枪等一系列现代火器闯入东方人的视野,白种人的势力自据点而租界,自租界而国家,一阵鲸吞、蚕食之后,新式的国际秩序在远东形成了。与礼仪、册封、朝贡维系的“儒家天下”迥然相异,实力、条约、贸易构架起了这个全新的“条约世界”。晚清以降,西方惯例成为了中国融入世界不得不遵循的规戒。清廷也仿效着西方国家为自己的新式舰队选定了一面军旗——龙旗。在那个国家与皇权,民族与君主在世俗观念中尚未区别开来的时代,黄底彰显尊贵,青龙寓意皇权的设计无疑成了这个老大帝国最好不过的标识。

经历了那场波及整个北中国的庚子变乱以后,开平矿务局总办张翼以保护矿产为由,为矿务局挂上了“中英合办”的招牌。依照常理,平日本应中英两面旗帜相对而立,但此时却只剩下了一面,三色相间形如中文“米”字。很明显,大清龙旗被人撤下了。

中国的龙旗不见了,对于一名政府官吏来说本就不算一件小事,更何况出事地点是在开平。

开平

自打1876年奉命勘查矿藏的福建候补道、大买办唐廷枢在开平得出了“采办应有把握”的结论时起,开平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便步入了绅商巨贾乃至当朝权贵的视野。对于雄心勃勃希图通过仿效西方找到国家出路的洋务派们来说,机械、蒸汽这些现代符号犹如标尺一般,直接标示着国家实力的强弱。如果说北洋水师承载了士绅阶层对于国家“自强”的憧憬,那么轮船招商局便寄托了民众对于“求富”的企盼。但是真正能够把“自强”、“求富”两大梦想付诸于现实,给初次勃兴的民族意识增氧助燃的恰恰是一座矿山。1878年开平矿务局开局了,首任总办就是唐廷枢。

在唐廷枢引资招股后不久,一座以唐山、西山、林西三大坑口为基础,铁路、船栈等运输体系为辅助的近代工矿企业落成。尽管矿务局在凿井、开拓、掘进、通风等流程上尽可能的大量采用西式设备,但仍需动用三千壮丁才能正常从事生产,规模可见一斑。

截止到1894年前后,开平煤矿的日开采量已经高达25万余吨,供给北洋舰队后仍绰绰有余。天津机械局、轮船招商局等的燃料供应业已完全仰赖开平。不单唐廷枢、徐润等海内富豪将其看作渔利的金钵,以李鸿章为首的淮系大佬们更将其视为纵横政坛、拥军自重的利器。几年下来,开平矿务局在政商两界奥援的扶植下竟然置办下了六艘轮船,两处厂栈,一座银矿。除此之外,它还享有永平金矿、洋灰场、铁路股权若干。正是在这样一家大型企业的带动下,这里人员积聚、房屋激增、贸易兴隆,十几年的光景,凭空竟然堆积出了一座近代意义上的城镇——唐山。

奏折

面对着光秃的旗杆,叶溶光迟疑了半晌。他一回过神来,就连忙觐见了自己的上司唐山候补道杨庆善,将所见所闻作了如实禀报。杨大人联想到近期查处的两起英国人私自购地钻井的事件,认为“此事绝非偶然”。考虑到事关重大,他们急忙联名致电开平矿务公司的英国顾问德璀琳,对“龙旗事件”提出严重交涉……

次日清晨,一队清军兵勇出现在了开平矿井前,在叶溶光、杨庆善两位地方官员的主持下升起了大清龙旗。矿区的英方人员虽有微辞,但并没有表露出明显的反对,更丝毫觉察不到冲突的迹象。

然而,这发端自山野间的细微火星,正在慢慢燃烧,几日之后便蔓延到了百里之外的通都大驿,惊动了朝中大员,直至朝堂之上。

1903年3月,一份奏折递到了慈禧案桌上。奏折的落款处一行方正的楷体标明了上书人的身份——时任直隶总督北洋大臣的袁世凯。

这份奏折以历数开平矿务局的辉煌开篇,“查直隶开平煤矿采办多年”,“规模宏大”,“在东亚各矿中殆亦首屈一指”。接下来,袁世凯用简洁的笔墨回顾了光绪27年5月间开平总办张翼上书增加洋股时的说辞,“改官督商办的开平矿为中外合办公司”。事实上,这种回顾只是对于企业性质的一次软性强调,随之,袁世凯笔锋一转,便进入了正题。文章详细介绍了“龙旗事件”的全过程。

“ 开平局候补道杨善庆及地方官,认为中外合办,因在该局悬挂龙旗,与英旗相对并峙……”而后,事件很快上升为了一起外交风波,“英使萨道义函至外务部(清廷)诘责此事,请饬查办,驻津英总领事金璋亦函请护督饬将龙旗落下……”,“该使谓开平矿务局前已卖与洋商……现在英国公司,非中外合办……断不准悬挂龙旗。”

英国公使的表述显然与此前张翼上奏清廷的内容大相径庭。张翼此前只称是吸收少量英国股本的“合办”,况且“合办”也只是保全矿山的权宜之计,根本没有要西洋人插手开平经营的意思。到了英国公使这里,“合办”竟成了“卖予”。

带着疑惑,袁世凯又进一步追问萨道义。英国人的回复令他大吃一惊,“确有凭据存在天津领事署,当饬该领事抄送核阅,便知始末。”

几日之后,三份西文合约递到了他的案头,移交约、副约末尾处张翼的印信俱全。开平矿务局的各项产权均清晰罗列于纸上,从胥各庄至芦台的运煤河道、河池以及开平局之运河,加之该局所有在通商口岸或其它处之地亩、院宇各项,均行移交。粗略一算得,仅秦皇岛一地出卖土地就不下八万亩之多。

至此,一庄倒卖国有资产的巨案浮出水面。

为了弄清真相,袁世凯依据合约内容反复追问当事人张翼,得到的答复却是:“系中外合办公司,并未卖与英公司”。张翼并补充说,“已遣讼师赴英国控诉,正月内必有头绪。”为了印证张翼的说辞,袁世凯又找来了开平矿务局的英籍顾问德璀琳,德却一味支吾,更使这位封疆大吏感觉倒卖开平煤矿似乎确有其事。

最终,袁世凯拜会了八国联军驻扎在秦皇岛地段的日军司令秋山,试图通过与第三国的外交斡旋来达到收复开平的目的。没想到日本人给他泼了一瓢冷水,“现英公司地段,碍难退还。”

袁世凯感觉事关重大,最终选择了禀告清廷。奏折的结尾处,他不无动情地说,“臣查矿地乃国家产业,股资乃商人血本,口岸河道土地乃圣朝疆域,岂能任凭一二人未经奏准,私相授受?……恐终无规复之日”。“且庚子之乱,环球动兵以向我,尚未损失土地,又岂能凭片纸私约侵我疆域”?“而两造各执一词,迄无办法。如再含混拖延日深一日,恐人之占据逾久,即我之办法更穷。”

huangh 本文来源:国家历史 作者:王磊石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哈佛研究发现:自律决定人后天差距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