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陈青年骁将如何成了明代文人笔下"男王后"

2009-11-09 07:12:29 来源: 网易历史
0
分享到:
T + -
从《陈书》中的铮铮美少年,到《男王后》中的狐媚妖龙阳,韩子高的雌化特征越来越浓重,稗官野史、民间想象、逸闻趣事合成了这个人物,使其成为晚明通俗文学消费潮流中戏说历史人物的典型个案。反映了晚明社会文人以轻浮的笔墨改写真实历史的倾向。

男王后的故事源于《陈书.韩子高传》,随着时代的变迁,韩子高从历史走进了文学,他的姓氏、身份及人生际遇亦随之改变,一个青年骁将在文人的想象中逐步蜕变为王世贞《艳异编》中的帝王男宠,最后又被王骥德定格为以色事君的男王后。

男王后故事的缘起

男王后故事起源于《陈书》卷二十《韩子高传》,韩子高即一千年后被人变身为男王后的花样少年,唐人姚察、姚思廉父子如此叙写韩的出身及其与陈文帝的邂逅:

“韩子高,会稽山阴人也。家本微贱。侯景之乱,寓在京都。景平,文帝出守吴兴,子高年十六,为总角,容貌美丽,状似妇人,于淮渚附部伍寄我欲还乡。文帝见而问之,曰:‘能事我乎?’子高许诺。子高本名蛮子,文帝改名之。性恭谨,勤于侍奉,恒执备身刀及传酒炙。文帝性急,子高恒会意旨。及长,稍习骑射,颇有胆决,愿为将帅。及平杜龛,配以士卒。文帝甚宠爱之,未尝离于左右。文帝尝梦见骑马登山,路危欲堕,子高推捧而升。”

这段历史叙述中的男主人公之一陈文帝即南朝陈皇帝陈蒨。他出生于公元522年,“少沈敏有识量,美容仪,留意经史,举动方雅,造次必遵礼法。高祖甚爱之,常称‘此儿吾宗之英秀也,。”陈蒨起家于梁朝吴兴太守,敬帝绍泰元年(555),曾佐周文育平定杜龛、张彪,因战功而授会稽太守。陈武帝霸先即位。作为武帝之侄,年轻有为的陈蒨很受器重,被立为临川王。永定三年(559),武帝死,宣皇后与中书舍人蔡景历等定计秘不发丧,召陈蒨还朝,立其为帝,改元天嘉。陈蒨在位凡七年,公元566年崩逝,卒谥文帝,庙号世祖。

另一位男主人公韩子高邂逅陈蒨时,陈仍是梁朝派驻吴兴的大将,妙龄美貌的子高让文帝一见倾心,再加上其恭谨温顺、善解人意以及那个适时而至的美救英雄梦,使陈蒨宠爱子高之心与日俱增。

然而,子高颇为女性化的性格特征只是吸引陈蒨的一个方面,更重要的,子高还是陈蒨建立帝王霸业的得力助手。“文帝之讨张彪也,沈泰等先降,文帝据有州城,周文育镇北鄴香岩寺。张彪自剡县夜还袭城,文帝自北门出,仓卒暗夕,军人扰乱,文育亦未测文帝所在,唯子高在侧,文帝乃遣子高自乱兵中往见文育,反命,酬答于暗中,又往慰劳众军。文帝散兵稍集,子高引导入文育营,因共立栅。明日,与彪战,彪将申缙复降,彪奔松山,浙东平。”子高的赤胆忠心及机智果敢让文帝死里逃生,由慕色而生的宠爱之情中又溶入了浴血沙场时出生入死的手足之情,为他们的情感纽带注入了新的血液。在多次并肩战斗中,文帝逐渐发现了子高擅长统领士卒、灵活作战的潜能,“乃分麾下多配子高,子高亦轻财礼士,归之者甚众。”韩子高逐渐成长为陈蒨的得力助手。

陈蒨嗣位后,子高因劳苦功高而除右军将军。接着他又为巩固文帝的江山而殚精竭虑,驰骋疆场。平王琳乱,征留异,夺晋安,因屡立战功而不断升迁,天嘉六年被征为右将军,至都,镇领军府。正当子高春风得意之际,文帝卧病不豫,子高入侍医药,衣不解带。然而病魔还是夺走了文帝陈蒨,子高的噩梦也便接踵而至。废帝即位,高宗陈顼入辅,子高因兵权过重受新主忌惮,“光大元年八月,前上虞县令陆肪及子高军主告其谋反”,子高被执赐死,年仅三十。

《陈书》中的韩子高容貌秀美,颇具胆识,忠心耿耿,军功卓越,这样一位英武少将是如何变身为柔媚妖娆的男王后的呢?

男王后故事的发展

韩子高的故事在日后的流传中经历了三变。

姓氏之变。据《陈书》记载,韩子高本名韩蛮子,或许文帝嫌此名过于村俗,将其改为子高。然子高何时、为何改姓为陈则无记载,是文帝给其改名时顺便赐姓陈,还是子高受陈朝文帝殊宠,后人误以其姓陈?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早在唐代,有人就称其为陈子高了。据唐代诗人陆龟蒙《小名录》记载:“ 陈子高,会稽人。世祖时为吴兴守,高年十六,为总角,容貌美丽,状似妇人。世祖见而问之:‘能事我乎?’高许诺。本名蛮子,世祖改命今名,执备身刀。世祖宠之。”后人由是皆称其为陈子高,如王世贞《艳异编·男宠部·陈子高》,王骥德《男王后》、冯梦龙《情史,情外类,陈子高》等。

情节之变。除了悄然改变的姓名之外,韩子高故事的情节也在传播过程中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悄然改变。《太平御览》对韩子高的记载基本沿袭了《陈书》,《太平御览》卷三四五载:“南史日韩子高会稽山阴人也。家本微贱,侯景之乱寓都下。景平,陈文帝出守吴兴,子高年十六,为总角,容貌美丽,状似妇人,于淮渚附部伍寄载还乡里。文帝见而问日:能事我乎?子高许诺。子高本名蛮子,帝改名之。性恭谨,恒执备身刀。”卷三七九又载:“陈书日韩子高,会稽山阴人,本家微贱。年十六,犹总角,才敏过人,容貌美丽,状似妇人。”宋人平铺直叙了子高的出身、籍贯、年龄、姓名及与文帝的相遇经过,体现了历史叙事的单薄简约。

到了明代,韩子高故事有了大幅度的变化,突出表现在王世贞成书于嘉靖年间的文言传奇小说《艳异编》卷三一《男宠部·陈子高》一文。王世贞笔下的陈子高传大量增加了文帝与子高同性相爱的情节,同时弱化了史书中对子高才识过人、战功显赫的描写,并凭空杜撰了一段异性恋故事:

王大司马僧辩下京师,功为天下第一,陈司空次之。僧辩留守石头城,命司空守京口,推以赤心,结廉蔺之分,且为第三子頠,约娶司空女。頠有才貌,尝入谢司空,女从隙窗窥之,感想形于梦寐,谓其侍婢日:“世宁有胜王郎子者乎?”婢曰:“昨见吴兴东阁日直陈某,且数倍王郎子。”盖是时蒨解郡佐司空在镇。女果见而悦之,唤欲与通。子高初惧罪,谢不可,不得已,遂与私焉。女绝爱子高,尝盗其母阁中珠宝与之,价值万计。又书一诗曰“团扇”,画比翼鸟其上,以遗子高曰:“人道团扇如圆月,侬道圆月不长圆。愿得炎州无霜色,出入欢袖百千年。”事渐泄,所不知者司空而已。会王僧辩有母丧,未及为颇礼娶。子高尝恃宠凌其侣,因为窃团扇与頠, 且告之故。頠忿恨以语僧辩,用他事停司空女婚。司空怒,且谓僧辩之见图也,遂发兵袭僧辩并其子,缢杀之。蒨率子高实为军锋焉。自是子高引避不敢入。篟知之,仍领子高之镇。女以念极,结气死。

在《艳异编》中,王僧辩与陈霸先的政治联姻因霸先之女与陈子高的私情而破灭,王僧辩撕毁儿女婚约,陈司空正好找到了吞并王大司马的借口,派陈蒨率子高为急先锋,一举歼灭了僧辩父子,从而扫除了自己废梁帝自立的最大障碍。

身份之变。韩子高在《艳异编》中已完全由一员青年骁将变身为美貌龙阳了。对子高出众的容貌,王世贞不吝笔墨:“容貌艳丽,纤妍洁白,如美妇人。螓首膏发,自然娥眉,见者靡不啧啧。即乱卒挥白刃,纵挥间噤不忍下,更引而出之数矣。”直接与间接、正面与侧面描写相结合,强化其美貌出众。对陈蒨与子高间的同性性事,王世贞更是发挥了他丰富的想象力:“蒨颇伟于器。既乍幸,子高不胜,啮被,被尽裂。蒨欲且止,日:‘得无创巨汝邪?’子高日:‘身是公身也,死耳亦安敢爱?’蒨益爱怜之。”《陈书》中洁净简单的陈、韩关系已被掺人了肉欲的暖昧,陈子高以身事君的形象在王世贞笔下逐渐清晰起来。

值得一提的还有,王世贞首次提出了男后这一概念。欢情洽浃之际,陈蒨赠诗子高以表自己的浓情蜜意:“昔闻周小史,今歌明下童。玉尘手不别,羊车市若空。谁愁两雄并,金貂应让依。”夜半缠绵枕畔时又私语日:“人言吾有帝王相,审尔,当册汝为后,但恐同姓致嫌耳。”陈蒨深知自己即便登上天子宝座,也不可能册封一个娈童为皇后,于是找出同姓致嫌这一借口,既表达了他对子高的腻爱,又让子高明白这美丽的诺言只是镜中花、水中月。才敏过人的子高亦顺水推舟,叩头日:“古有女主,当亦有男后。明公果垂异恩,奴亦何辞作吴孟子耶!”这些情人间的甜言蜜语纯粹出于文学叙事的想象与虚构,然而他的想象便演绎出王骥德的《男王后》杂剧。

男王后故事的定型

王骥德约作于明万历后期的杂剧《男王后》是男王后故事的定型之作。《男王后》凡四折,本名《裙钗婿》,后因“好事者以《女状元》并余旧所谱《陈子高传》称为《男皇后》,并刻以传。”祁彪佳称此剧“取境亦奇。词甚工美,有大雅韵度。但此等曲,玩之不厌,过眼亦不令人思。以此配《女状元》,未免有天巧人工之别。”《男王后》一剧似取材于《艳异编》,剧中一句台词可以为证:“今日这样奇事,明日史官可不载在《艳异编》上,待后边人做一个笑话儿么!”然而,王骥德在继承《艳异编》的基础上,又有很多的改动与发挥。

首先,陈子高被最终定型为男王后。王骥德让他的这位小同乡天生具备一种女性身份向往。第一折中,陈子高一上场便感叹自己是一男儿身,枉生了闭月羞花貌:“昨日有个相士,说我龙颜凤颈,是个女人定配君王。暖,当初爷娘若生我做个女儿,凭着我几分才色,说什么蛾眉不肯让人,也做得狐媚偏能惑主。饶他是铁汉,也教软瘫他半边哩。可惜错做个男儿也呵。”全剧一开场,就用相士之言为男王后的出世埋下了伏笔。邂逅并追随陈蒨以后,子高甚至愿意白宫以表自己的诚意。颇能惜玉怜香的陈蒨舍不得阉割他,只让他与宫中女侍们一起服侍自己。子高一听喜出望外:“你道我俏娉婷似女侍家,我情愿改梳妆学内宫罢。看略施朱粉上桃花,管教人风韵煞。”陈蒨立即叫人拿来女装将子高打扮起来,在男童华丽的转身中,一个绝色美女降生了。陈篟一看不禁心花怒放:“我后宫妃嫔虽多,看来倒没有你这们一个姿色。你明日若当得我意,就立你做个正宫王后,你意下如何?”子高急忙叩头:“愿大王爷千岁!古有女主,亦当有男后。只怕臣妾出身寒微,称不得大王爷尊意。”

第二折一开始便由宫女道出陈蒨“早晨传旨,要立他做正宫娘娘,著我们伏侍他梳妆。”子高妆扮完毕,“锦带霞翻”,“绣衫月掩”,“彩裙风飏”,与陈蒨在长秋宫行礼,接受众妃嫔的朝贺,并以盛大夜宴庆祝,男王后就此隆重诞生。

王骥德的第二个改动是让陈子高与陈蒨之妹玉华公主私通并终结连理。《艳异编》中,与子高私通的是陈霸先之女。王骥德移花接木,将霸先之女改为陈蒨之妹。第三折中,子高与玉华,一个百般遮掩,一个千般挑逗,倾倒于子高美貌不能自拔的公主不惜下跪甚至以自缢相逼,苦死央及不成,便威胁要去乃兄处告子高调戏自己。在玉华公主的软硬兼施下,子高只得就范,两人遂暗结鸳鸯。宫女裱桃因记恨玉华公主,便拿着题有公主情诗的白团扇去陈蒨处告发他俩的私情。于是就有了第四折秾桃出首,陈蒨逼问,两旦招供,白练赐死等情节,面对泪水涟涟的两个美人,一是心上人,一是亲妹妹,陈蒨最终心软了:“咳,这事怎了?我待不究,这事体重大;待害了他两个性命,不要说可惜了妹子,只再要寻这们一个绝色不能勾了。我有个理会,如今正要替妹子选个附马,就乘此机会,成合了他们做一对夫妻,有何不可。”陈蒨的怜悯之心不仅挽回了两条性命,而且成就了一明一暗两对夫妇。

xbchen 本文来源:网易历史 作者:施晔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2019力荐:人生必读52本豆瓣高分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