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8年伦敦奥运会上的中国足球队

2009-10-23 07:28:20 来源: 网易历史
0
分享到:
T + -
下半场,两队易地再战。中国队诸将体力消耗殆尽,土队则越战越勇,几次单刀直入,守门员张邦伦几乎应接不暇。中国队前方诸将无所作为,后防则陷入苦战 ;竭力支撑十五分钟后,中国队后卫铲球落空,被土队右边锋插入,扫射又得一球。

《档案春秋》2006年第10期 作者:裘争平

2005年,我们在参加上海市历史博物馆新征文物鉴定、编目工作时,有幸见到不少珍贵文物,其中的一件特别引起了我的关注,那就是《1948年中国国家足球队参加伦敦奥运会签名信笺》。原件尺寸:长28厘米,宽22厘米,泛黄的信笺上印有:

1948年Chinese Olympic Football Team (中国世运足球队)

领队:容启兆;教练:李惠堂;队长:冯景祥

队员:张邦伦、朱志成、侯榕生、严士鑫、谢锦洪、刘松生、高保正、宋灵圣、邹文治、郭英祺、何应芬、张金海、黎兆荣、谢文良、朱永强、李大辉、叶清荣。

中文都有英文对照,并贴有英国皇家邮政为本次奥运会发行的全套邮票还加盖了邮戳。尤为珍贵的是所有参加这次奥运会的球队人员,从领队容启兆,教练李惠堂到队长冯景祥,队员张邦伦等全体人员,都在信笺上留下了亲笔签名。

容启兆(1898-1970),又名道兰,香山县南屏(今属珠海市)人。早年毕业于北京清华学校,后留学美国攻读化学。先后获塔夫脱士大学化学学士、弗吉尼亚大学化学硕士及博士学位,为SIGMAXI学会会员。学成后归国。历任光华大学化学系教授、系主任、理学院院长、大学总务长、教务长、副校长等职,曾任暨南大学化学系主任。抗战期间,任上海新亚制药厂副厂长兼总化学师。容启兆业余爱好体育,擅长足球,曾任中华全国体育会、上海市体育会、上海足球联合会常务理事。1948年,时任上海光华大学副校长的容启兆,作为中国国家足球队的领队,率队参加第十四届奥运会。

李惠堂(1905-1979),我国著名足球运动员、国家级足球教练,字光梁,号鲁卫,祖籍广东五华,出生于香港, 1923年加入香港南华足球队,随队出访澳大利亚,被当地报纸誉为“东亚球王”。 1925年定居上海,在沪5年,对上海足球水平的提高起到了明显作用,《上海足球》称赞他是“足球时代的功臣,沟通沪港球界的使者,是上海,甚至是中国足球史上的唯一伟人”。“看戏要看梅兰芳,看球要看李惠堂”,这是三十年代在上海流传的一句话。一位体坛人物能够和京剧大师梅兰芳的名字相提并论,可见其在当时的影响确属非凡。1930年李惠堂回到香港定居,抗日战争中他又回到五华县居住。以后辗转各地,宣传抗日,直到抗战胜利才回到香港。1948年他以教练的身份参加第十四届奥运会,同年获英国国际足球裁判证,英国足球总会高级教练和伦敦球证会荣誉会员称号。他还曾先后任亚洲足球联合会副会长、国际足球联合会副主席等职。他在各类比赛中共破门1000多次,获国内国际各种奖章近百枚,奖杯120多个,1923年被誉为“亚洲球王”,1976年被选为世界五大球王之一。

拥有远东第一“铁门”之称的守门员张邦伦,则是一位地地道道的上海人, 1948年和1952年,曾两次代表中国出征奥运会。尤其在1952年新中国成立后的赫尔辛基奥运会上,作为新中国第一批国家队队员张邦伦荣幸地成为中国代表团的旗手。

其他球员中,后卫严士鑫、谢锦洪,中卫高保正三人来自上海;中卫邹文治、郭英祺,前锋李大辉三人为马来亚华人 ;其余的队员都来自香港。

据说著名的“虎标万金油”老板胡文虎给足球队赞助了一笔经费,所以球队还聘请了胡文虎的儿子胡好担任顾问,但我们在这件签名信笺上没见到这项内容。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第14届伦敦奥运会的大致情况。

这届运动会于1948年7月29日至8月14日进行,参赛国家和地区达59个,运动员共4099人,其中女子385人。比赛结果,美国共获得了38枚金牌,27枚银牌,19枚铜牌,居各国之首,东道主成绩不很理想,仅获3枚金牌,金牌数列第十二位。但它获得了14枚银牌,6枚铜牌,团体总分仍属前六名国家之列。中国代表团有33名男运动员参加了田径(4人)、游泳(1人)、篮球(10人)、足球(18人)、自行车(1人)五个项目的比赛,没能获得任何名次。

常言说得好,弱国无外交,体育又何尝不是呢!

说来令人难以置信,由于经费缺乏,参加比赛的中国足球队提前在1948年5月1日出发,先到东南亚、菲律宾、泰国、新加坡、缅甸及印度等地,作表演赛,靠卖门票收入以补贴路费,同时也为代表团本部提供部分经费。一路比赛下来,中国足球队依然取得了不错的战绩。在抵达伦敦后的两场热身赛中,分别以5:2和3:2两次战胜美国足球队,士气大振。

8月2日傍晚,根据抽签结果,中国足球队与土耳其队在伦敦市郊的富尔哈姆足球场展开初赛。据说在此之前,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工作人员,曾寄给李惠堂一封“密函”,详细告知有关土耳其足球队惯用的战略战术和各个队员的特长等情况,李惠堂据此加以分析和部署,结合本队队员情况,并考虑到当时的国际比赛规则,列出了出场阵容和每个队员在比赛中应注意的事项,还召集大家反复商议,最后定下应对策略、比赛方案和出场阵容。

比赛之时,天公不作美,细雨霏霏。双方健儿在赛前热身时,衣衫就已湿透。球场也有积水,球重地滑,控球很不容易,中国队原先布置的短传渗透战术显出劣势,而土耳其队球员身高马大,占尽优势。开赛不久,土耳其队前锋即发动强大攻势,屡屡进犯中国队禁区 ;中国队几位前锋—谢文良人小体轻,常常滑跌;张金海几次冲门,都被土耳其队高大后卫抢截出界;何应芬跑动被阻,徒劳无功。中卫宋灵圣、刘松生被迫留后,死守家园,不敢压出;后卫侯榕生认真对付,疲于奔命。土耳其队几次角球,虽然都没有成功,但一边倒的场面已经预示了中国足球队的失败。二十分钟后,土队传切配合默契,高吊中国队门前,高大中锋及时插入与守门员张邦伦争抢落点,猛一甩头一锤成功,中国队丢失了第一球。其后中国队虽然急起反攻,但因盘带过慢,足球屡屡被土队后卫夺去,边线吊中,也常常无人接应,上半时比赛土队以一球领先。

下半场,两队易地再战。中国队诸将体力消耗殆尽,土队则越战越勇,几次单刀直入,守门员张邦伦几乎应接不暇。中国队前方诸将无所作为,后防则陷入苦战 ;竭力支撑十五分钟后,中国队后卫铲球落空,被土队右边锋插入,扫射又得一球。此后,中国队前锋众将精疲力竭,行动迟缓,进攻形同虚设;后防队员,苦苦抵御,又被对方攻入两个头球,最终以0比4受挫。中国队初赛失利,便遭淘汰,最后,在18支参赛队中名列14。这种结局虽然令人失望,但恐怕也在意料之中吧。

据说,这件珍贵的足球专题邮品,原本由我国著名的集邮家张庚伯先生收藏,还曾作为封底刊登在《近代邮刊》第三卷第九期上,足见其在当时集邮界的地位。

目前我们尚不清楚这件珍贵档案是如何诞生的,这样的签名信笺在当时应该不会是独一无二的吧?!因为除签名外的其他文字都是印刷的。通过此文,或许我们还能得到更多的相关信息。

xbchen 本文来源:网易历史 作者:裘争平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文学鬼才马伯庸,讲解22本隐世奇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