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历史 > 正文

乾隆年间一个假出家妇人的死路纪实

0
分享至

潭拓寺

一块木料,如果雕刻成神像,或者刻制成官印把子,显然就不再是普通的木头,而是成为令人敬畏的权威符号了。官印把子作为国家权力的象征物,具有不容违抗的动员力、支配力,自不待言;在迷信人世祸福被某种神秘力量所主宰的前现代社会,神像背后的神灵体系其实也是高高在上的权力者,神-人之间也构成特殊的权力关系,神对人的支配与动员能量未必逊于强制性的国家权力。在我家乡一带的乡镇、村庄,每逢神诞,必有乡庙的理事人员挨家挨户上门收取“丁口钱”,用于唱社戏。你说这钱是村民自愿掏的吧,它似乎又带着某种潜在的威慑力,几乎没有一家敢于公然拒绝交钱,即使心底并不那么乐意。事实上,这已经相当接近政府的税收了。而我们知道,征税权正是权力获得确认的核心标志。我想讨论的问题是,当神像的权力碰上官印把子的权力,会纠缠出怎么样的关系呢。在中国乡土上,庙堂与庙宇并立,仿佛井水不犯河水,但事实远非如此。

我们还是从一个发生在清乾隆年间的故事讲起吧。晚清学者方浚师所著的笔记《蕉轩随录》收录有这个故事,颇为详尽(下面援引之文字,除另注出处者,均出之方浚师笔记,不赘注)。

顺天府顺义县兴周营有一民妇张李氏,因为丈夫得了痰迷症(即癫痫),请了同乡的李姓婆子(大概是一个民间巫医)来治病,那李婆子用手按摩,并针扎病处,将痰迷症治好了。张李氏从此与李婆子往来甚密,学习针扎治病之法。后来李婆子身故,张李氏继承衣钵,将李婆子留下来的铁锁链盘在头顶,出外化缘治病。一日走到通州的旷野,因为时值隆冬,风雪交加,迷失路径,难以行走。张李氏便在雪地上带锁打坐。恰好有村民路过,见张李氏举止异常,便上前盘问,张李氏答道:“在此结缘治病。”消息传开,很快有人延请她到家看病,张李氏一番按摩针扎,并假念经咒,居然病即痊愈。自此,附近乡民共相传播,多请张李氏治病,往往有验。

张李氏将行医赚来的钱,在兴周营修了个小庙,给她出家当和尚的儿子居住。因为请她治病的都是乡野农家,赚来的钱恐怕不足以维持寺庙生计,所以在乾隆四十五年,张李氏将儿子送到京郊的戒台寺受戒。自己也来到京城,在总布胡同泰山庵拜一名法号叫福山的尼姑为师,取法名“了义”,相当于是今天的赤脚医生进卫校深造。但这时丈夫的病又犯了,她只好返回顺义。乾隆四十七年,丈夫病故(李婆子留下来的医术想来也回天乏术),张李氏再次来京,由师父福山带至潭柘寺受戒(但未削发),并在京畿附近的西峰寺住了下来。同住的还有一名叫做济广的老尼。

彼时,尽管进京谋生还不用办暂住证,但“长安米贵,居大不易”。初来乍到的张李氏因为担心自己并无道法,不能在西峰寺长久立足,便用油捻在左右臂膊烧几个大疤,含痛忍受,借此行医化缘。附近居民闻知往视,见她这么坚忍,似有本事,便一传十、十传百,吸引来不少进香的信众,有得病的居民也慕名上门求治。张李氏采用了一种神秘主义的治病方法,让病人跪香,自己假念经咒,为之求神,再给其符药,居然医好不少人,渐渐地打响了名头。张李氏趁热打铁,干脆宣称自己能入定出神,是“老祖活佛”,而京城以及四外之人也深信不疑,纷纷前往,或求医问药、或进香布施。

可以看出来,张李氏不是一般的乡野愚妇,她不乏小聪明,又有点小胆识、小野心。从跟李婆子习针扎治病之法、在雪地上带锁打坐,到拜福山尼姑为师、自号“老祖活佛”,她成功地使越来越多的人相信她具有凡夫俗子所无的神性身份与神奇力量。与其说她是略懂医术的医,不如说她是被认为能够与神灵世界发生密切联系的巫。在民间俗信体系建构出来的神-人关系格局中,神是人世祸福的权力主宰,但神灵不言,神的意志与力量需要通过人间的代理人(比如僧尼、道士、巫师)来传达、显示,张李氏扮演的便是“神的代理人”角色,这个特殊的身份,使得她可以将信众对神的敬畏转化为对自己的顶礼膜拜,成为民间俗信体系内的权力者,尽管没有掌握官印把子,却具备动员与支配信众的能量。这就是传统社会自发产生、长久存在的“民间权力”。我将其归入“隐权力”之一种,与正式的、制度化的国家权力相对。


但是,妄自尊大的张李氏一定不知道,她正危险地走在帝国的意识形态深水区的浮冰上。随着“老祖活佛”这个神性身份被更多的民众崇信,她在权力天平上的分量不再无足轻重,脚底的“浮冰”随时都可能会突然破碎,给她带来灭顶之灾。老话说,“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我们很快就可以看到,“老祖活佛”到底还是成了“泥菩萨”。

乾隆五十三年,即张李氏在西峰寺挂单的第六年,镇守京畿的九门提督绵恩(他是乾隆的宠孙,九门提督相当于首都公安局局长),听说天子脚下居然有这样一个门庭若市的寺院,住着这么一个神通广大的尼姑,于是派了提督衙门的司员前往西峰寺查探。官府将西峰寺视为潜在的罪恶渊薮,原因之一是这个佛门清净地如今男女纷至,保不准会做出苟且之事,“于风化有关”;更为重要的原因则是,张李氏“胆敢在京畿重地号称老祖活佛”,煽惑人心,民间权力威胁到国家权力的安全。

从道理上说,僧尼所代理的“神权”独立于国家权力体系之外,自成一家;一个俗人出了家,则可以免向官府纳税服役,这也意味着出家之人不用再对世俗权力履行义务。然而,历代律法均规定,出家必须获得国家批准、持有官方颁发的度牒,私自出家当和尚、尼姑则要照例治罪;非经礼部批准也不得私建寺庙,违者严惩不贷。显然,官府一直在谨慎地控制着僧侣阶层的规模,并向出家人表明:方外世界也不能脱离世俗权力的管辖。

清乾隆后期虽然废止了度牒制,但皇帝对那些宣称能够“交通鬼神”的特殊群体的戒心并无丝毫松懈,“来京妄称谙晓扶鸾祷圣”、“烧炼丹药出入内外官家”、“烧香集徒、夜聚晓散”、“习天文之人妄言祸福,煽惑人民”,等等,都是当时官府严厉打击的不法行为(见《大清律例》)。乾隆三十三年,即西峰寺事件的二十年前,浙江、山东等地曾经陆续发生“叫魂”案,深居宫禁之内的乾隆寝食不安,不断发出谕旨指挥全国清剿妖人,导致许多无辜的民众为此付出性命,不少地方官员也因查办不力丢了乌纱帽。

站在俗世统治者的立场上,对所有非法联系鬼神的做法严加镇压,是完全必要的。首先,在一个敬畏神灵力量的社会中,跟神灵世界的非法联系意味着某种举足轻重的社会动员力量处于失控状态,是惑乱社会的隐患。其次,在一个标榜“君权神授”的意识形态体系中,神的意志构成了俗世政权的合法性基础,对神灵世界的失控还将危及俗世政权的意识形态安全。因此,那些“神的代理人”必须受到严厉的控制,任何与神灵世界的非法交流都不会被官方允许,就如后世将合法性建立在历史目的论上的政权,必然要垄断对历史的诠释权。张李氏宣称自己是“老祖活佛”、“能入定出神”,并且诱引“京城以及四外之人,男女纷纷前往”,显然犯了俗世统治者的大忌,焉能不引来官府的严查?

这一查,果然就查出了问题。

第一个问题:官府查实张李氏并非真正的比丘尼,而是所谓“戴发修行”的野姑子。这类野姑子、假和尚当时被统称为“应付僧”,是朝廷矢志要消灭的群体。乾隆曾在早年的一道上谕中说这类人“无修持之实,甚且作奸犯科,难于稽查约束”,并勒令他们要么还俗,要么领度牒出家。在统治者看来,佛门清规对“应付僧”的约束力太弱,而他们又从事着“交通鬼神”的危险职业,对于俗世政权与社会秩序当然更具威胁性,不可放任自流。

第二个问题:官差在西峰寺中居然搜出两名二十余岁的旗装女子。经查问,一名女子叫双庆,是大学士三宝家的使女,因三宝的寡媳得病,常到西峰寺求治,拜了张李氏为师,又捐银一万五千余两修整西峰寺,然后将家中使女留于寺中供使唤;另一名女子叫玉喜,是现任户部银库员外郎恒庆家的使女,也是因为恒庆之妻患病,认了张李氏为师,并捐了二万余两银子在西峰寺邻近修一座灵应寺,随之也将使女施舍给寺庙。野姑子私通鬼神的不法行为牵涉到满族官员,问题就变得更加严重了。一者,朝廷明文规定,旗人未经申报不得私自延请僧道医治邪病(违者,僧道交刑部正法、受医者治罪);再者,掌权旗人的家眷都成了“老祖活佛”的“粉丝”,即意味着野姑子的动员力与支配力已超越出寻常百姓家,渗透进国家权力系统之内了,部分朝廷命官都被牵着鼻子走了。这岂是官府所能容忍的!

第三个问题:官差又从寺中查获黄金六十四锭,重二百八十两;白银二千六百两;金镯四只,重七两。按照乾隆年间贵金属对大米的购买力折算,这么多金银大约值一百万元人民币,放在今天,这张李氏也算得上是一个富婆了。而寺中财物越多,则证明张李氏“煽惑人民”的本事越高,罪过也越大。更为严重者,官府还搜出五轴绘着张李氏坐雪、治病等出身源流的画像,以及黄缎做成的坐褥。五轴画像是张李氏装神弄鬼蛊惑人心的铁证,按大清律例,“隐藏图像、烧香集众”可是绞脑袋的死罪;黄缎坐褥,更证实了她胆大妄为、僭礼犯分之大罪,因为旧时黄色为帝王专用,官吏军民是不可僭用的。

官府搜查出来的种种罪证,显示张李氏案绝不是可以等闲视之的小案。一个没有合法身份的神职人员,自称是菩萨转世,能念咒治病,并获得远近百姓乃至部分当朝官员的崇信,还有擅用黄缎坐褥的情节,说其“居心叵测,后患无穷”,似乎也不过分。

因此,提督衙门的官差不敢怠慢,案子是农历六月二十日开始秘密调查的,二十一日即将涉案的张李氏及其儿子,还有修庙的工匠任五等人(因为张李氏画像是由任五觅人绘成的)拿解到署。非常的雷厉风行,执法如山。七月份,提督大人绵恩向乾隆皇帝报告了案情,并建议说:“(对张李氏等犯)若不即加惩治,积之日久,恐生不法之事。而各犯所供,多有不实不尽之处,必须彻底审明,尽法究治”,“请旨派大臣会同臣衙门详审定拟之处,伏候谕旨遵行”。总而言之,此案事关重大,请皇上再派员详审,将犯人速速定罪。


乾隆对张李氏案有何反应,《蕉轩随录》中没有记载。不过,从俗世统治者对非法“交通鬼神”行为的一贯戒备,以及乾隆稍前对山东等地“叫魂”案件的强硬镇压上,不难想象皇帝这一回即使没有龙颜大怒,也绝不会掉以轻心。果然,乾隆立即派出另一位皇室成员、他的侄子怡亲王永琅,会同提督衙门审理张李氏案。

永琅等主审法官兼检察官提审了一干人犯,按照旧时坐堂审讯的惯例,少不得动用了夹棍、板子、竹篦之类的刑具,以使案犯不敢有丝毫隐瞒。用永琅的话来说,就是“严切追究,加以刑吓,令其逐一吐供”。刑吓之下,主犯张李氏如实交代了自己的出身来历,以及如何在西峰寺行医化缘、如何受修庙工匠任五教唆而绘制图像宣扬“神迹”、如何捏造“老祖活佛”名头诓人钱财等经过,并供称:“我素不识字,亦无药方医书,更不识什么法术,给人治病的药都是买来的丸药改做的,符是随意乱画的,所念咒语也是儿子写就的几句寻常佛号。老爷明鉴,我只是希图多得些布施的意思,是我该死,但确实并无邪术。”永琅等又对犯有“共相煽惑”之罪的任五用刑究诘,所获供词与张李氏说的差不离。

主审法官们还从张李氏口中问出:除了大学士三宝、员外郎恒庆两家外,并无其他官员家属到西峰寺施舍。这个信息估计让主审法官们暗暗松了一口气,假如有更多的官员家眷被一名乡野愚妇所骗,那可大大丢了朝廷的颜面。至于从寺中搜出的黄缎坐褥,张李氏供认,是她看到其他寺庙都用黄缎供佛,也依样做了一副,以便在做道场时陈设供佛的,她自己并不敢坐用。质之被施舍给寺庙的使女双庆、玉喜及西峰寺的老尼姑济广等人,各人所供均与张李氏相符;将黄缎坐褥拿来验看,也无坐用痕迹。主审法官们还不放心,再将各犯反复究诘,口供再无改变。

至此,案情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八月份,永琅等向皇帝上呈了一份结案报告,并给出了定罪的建议——因为只有皇帝才具备最后定谳的权力。我们以今人的眼光来看,这个案子似无原先想象的严重,并未牵涉到“心图不轨”的悖逆情节,不外是一名乡野愚妇,捏造“老祖活佛”出身,以画符念咒、烧香治病来惑众敛钱,其所诓来的钱财,一部分给了儿子,一部分用于修庙。搁在今天,也就一个经济诈骗犯,哦,或许还有非法集资之嫌,但总不至于要枪毙吧。

那么,当年的张李氏案最后又是如何了结的?乾隆很快下旨裁定:

本案中的工匠任五,因修庙图利起意,为张李氏装点画像,妄称该氏为菩萨佛祖转世,惑诱远近民人,张李氏之种种不法,都是该犯怂恿所致,实为此案罪魁,拟处绞刑,立即执行。张李氏假神画符,以烧香治病为名,惑众敛钱,固属不法,但乡村愚妇,不过为图骗钱财起见,究无悖逆词语,着从宽,按例判绞监候,秋后处决(所谓“从宽”,不过是让张李氏多活了二三个月)。钦此!

至于对其他人等的处置,皇帝均依永琅等王公大臣之议。张李氏之子杖一百,流三千里,交与顺天府定地发配;大学士三宝与员外郎恒庆两家挪用公款修庙,除追回修庙银两外,将恒庆解职交部严加议处(三宝则未受到惩治,不知何故);玉喜、双庆、老尼济广未参与犯罪,皇上开恩,不予追究;传授张李氏针扎治病之法的顺义县李老婆子虽已故去,但她有无另传他人以及招摇煽惑情事,交顺天府严查明确,以净根株;张李氏、任五两家财产,查抄充公。

乾隆决心将张李氏与任五从肉体上消灭掉,与其说皇帝心狠手辣,不如说这显示了朝廷在对付假借邪术煽惑人心的敏感事务上的一贯铁腕。《大清律例》写得明明白白:“凡师巫假借邪神、书符咒水、扶鸾祷圣,自号端公、太保、师婆及妄称弥勒佛、白莲教、明尊教、白云宗等会,一应左道异端等术,或隐藏图像,烧香集众,夜聚晓散,佯修善事,煽惑人民,为首者绞(监候)。”在乾隆时代,人们还无法如无神论者那般断然否定神灵世界的存在,而且深信俗世的权力秩序受到神灵意志的支配。因此,那些宣称能够自由联系神灵世界的行为,即使只是虚张声势的江湖骗术,也具有惑诱人心的可怕力量,轻则能动摇一时一地之社会秩序,严重则可能威胁到俗世政治的意识形态软肋。在乾隆后期比较活跃的白莲教,就是以“弥勒转世,当辅牛八(牛八即朱字拆写,暗指明朝后裔)”的神秘谶言来吸引追随者,并对清政权的合法性提出挑战的。乾隆作为这个王朝的最高统帅、“天命所归”的人间主宰,他必须将任何假托神灵名号的危险人物(管他是不是真有法术)无情地镇压下去,不如此,则不足以恫吓、威慑其他企图非法觊觎上苍意志的潜在危险人物。只有杀了张李氏与任五,同时彻查传授张李氏医术的李老婆子“有无另传他人及招摇煽惑情事”,才能根除后患。


张李氏的故事可以结束了。不过,我还想再讲另一个尼姑的故事。故事出自李伯元的《官场现形记》。《官场现形记》虽是小说家言,但所记“多实有其事,并非捏造”(晚清人孙宝语),至少反映了一种历史的真实。

故事比较简单:京城前门内有个庵子,当家的是一个法号叫“镜空”的尼姑,因为结识了不少达官贵人,还有一位公主拜在她门下为徒,经常出入宫禁,所以颇有些势力,能通过影响皇室的意见,进而影响官员的仕途命运,在京城的权力圈子内,算是一个“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的人物。这个镜空也恃着与权贵亲近的关系,干脆做了出入权门、替人关说的官场掮客。那些进京求官的、托人说项的人晓得她的来历,就想走她的门路,图个近便。而对这“不正之风”,都察院的御史们(检察官)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敢具折纠参,因为镜空的后台硬,“说了非但无益,反怕贾祸”。有一个送部引见(即授官前由吏部引领觐见皇帝)的贾姓河工总办,原来想托她这个门路谋个肥缺,可是找不到庵子所在,只好委托另一伙掮客打点关系,结果银子哗啦啦地花个精光,美差却如竹篮打水一场空。假如当初走了镜空尼姑的门路,说不定就如愿以偿了。

出家人镜空显然不能算是政府要员,却能左右官场人事,可以说,她实际上掌握着某种“隐权力”。但请注意,镜空的隐权力与张李氏的隐权力又大不相同。如果说张李氏的隐权力由其(假冒)“老祖活佛”的(伪)神性身份所产生,具有令俗世统治者寝食难安的独立合法性来源,那么,镜空的隐权力则来自其与当朝权贵的亲密关系,是依附在俗世权力系统内部的寄生物,一般而言,不会对帝国的意识形态安全构成威胁。而这,也是张李氏最后被绞了脖子而镜空却能平安出入权门的隐秘原因。

放在漫漫历史长河中,张李氏与镜空不过是无足轻重、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但她们的际遇却透露了一点历史的奥秘——千百年来,我们的祖先曾经制造了数量庞大的神灵偶像,甚至还创造出一个非常复杂、完备的神灵谱系,然而,我们始终未能发展出一套与俗世政治平行的神权系统,恰恰相反,中国人的神灵世界以及众神在人间的代理人一直受到俗世权力的严厉管制。一个将权力合法性建立在神灵意志上的俗世统治者无法证伪上苍对于人间的主宰权,却可以通过控制神的合法代理人、消灭神的非法代理人,从而将上苍的神权改造成为俗世政权的附庸和装饰品。张李氏非法充当神的代理人,结果被杀掉了;镜空结交权贵,结果成了官场权力交易的代理人。

现在,我们可以来回答本文开篇提出的问题了——神像所指称的权力,即使能够获得民间信众甚至部分政府官员的尊奉,也不可以脱离官印把子的管辖,否则,官印把子就会将神像砸成烂木头。

摘自:《书屋》2009年第5期 作者:吴钩

1 2 3 4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自助餐厅为什么慢慢消失了?

自助餐厅为什么慢慢消失了?

观察者网
2022-10-06 08:48:10
就在头顶:悬浮在克里姆林宫红场夜空中百米级别的巨型金字塔UFO

就在头顶:悬浮在克里姆林宫红场夜空中百米级别的巨型金字塔UFO

科普杂谈知识库
2022-10-06 12:20:39
美企转投中国阵营?国人的脸都丢光了,老院士骂得对!

美企转投中国阵营?国人的脸都丢光了,老院士骂得对!

犟牛科技说
2022-10-05 16:27:08
司机揭秘暗语:女游客在川藏线举着“RB”的牌子,是这意思

司机揭秘暗语:女游客在川藏线举着“RB”的牌子,是这意思

旅游上瘾社团
2022-10-06 09:10:02
人渣又出现了!无耻叛国贼,“新疆棉花”事件制造者,她叫许秀中

人渣又出现了!无耻叛国贼,“新疆棉花”事件制造者,她叫许秀中

鬼谷子思维
2022-09-14 16:45:40
紧急通知!近期去过惠州的东莞人请注意!

紧急通知!近期去过惠州的东莞人请注意!

小吴小吴
2022-10-06 16:45:39
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中国习以为常的绿化带,在欧洲基本看不到

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中国习以为常的绿化带,在欧洲基本看不到

小萝莉
2022-09-30 14:16:14
2023年或将实行“100%分配到校”,教育部下达通知,家长开心不已

2023年或将实行“100%分配到校”,教育部下达通知,家长开心不已

看了阿娇欧飒
2022-10-06 13:42:29
女子野外游玩,大树下捡到块漂亮的石头,专家一看这石头就激动了

女子野外游玩,大树下捡到块漂亮的石头,专家一看这石头就激动了

桥北罗哥
2022-10-06 11:08:00
车位被占,打半个小时没人接,直接买100块钱的胡辣汤往车上倒

车位被占,打半个小时没人接,直接买100块钱的胡辣汤往车上倒

娱乐小练呢
2022-10-02 07:51:02
2022政审有新改动,上一代的错误跟下一代无关,大大降低了门槛

2022政审有新改动,上一代的错误跟下一代无关,大大降低了门槛

王西西
2022-10-05 06:13:38
纪实:女子按摩店按摩,一个月后莫名怀孕,因无人负责酿悲剧

纪实:女子按摩店按摩,一个月后莫名怀孕,因无人负责酿悲剧

法律故事在线
2022-10-03 23:31:12
美联储博斯蒂克:希望美联储在年底前实现4%到4.5%的利率

美联储博斯蒂克:希望美联储在年底前实现4%到4.5%的利率

财联社
2022-10-06 04:04:11
交出了京东权力之后,刘强东就学起了马云

交出了京东权力之后,刘强东就学起了马云

胖夫夫
2022-10-06 13:04:37
南水北调,给北京带来了哪些改变?

南水北调,给北京带来了哪些改变?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2022-10-06 11:07:05
托卡耶夫被提名为哈萨克斯坦总统候选人

托卡耶夫被提名为哈萨克斯坦总统候选人

伊洛瓦底江
2022-10-06 13:07:13
韩某某(53岁),行拘!

韩某某(53岁),行拘!

沈阳生活
2022-10-06 11:58:30
宴会上,毛主席问溥仪:传国玉玺去哪了?溥仪的回答引起一片哗然

宴会上,毛主席问溥仪:传国玉玺去哪了?溥仪的回答引起一片哗然

扶苏聊历史
2022-09-15 18:57:54
中国的“天眼”如今已锈迹斑斑,真的要沦落为巨型垃圾场了吗?

中国的“天眼”如今已锈迹斑斑,真的要沦落为巨型垃圾场了吗?

瑶瑶谈社会
2022-10-05 19:08:49
10月05日,看到神舟十四号航天员拍摄关于成都和重庆的最新夜景图

10月05日,看到神舟十四号航天员拍摄关于成都和重庆的最新夜景图

小怪讲体育
2022-10-06 12:55:32
2022-10-06 19:10:44

头条要闻

OPEC+减产 美官员:全球最大产油国正史无前例地帮俄

头条要闻

OPEC+减产 美官员:全球最大产油国正史无前例地帮俄

体育要闻

恐怖臂展+强到离谱!2米24独角兽引爆NBA

娱乐要闻

杜海涛沈梦辰婚变? 9月还高调秀恩爱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马斯克想把Twitter变成微信 但他可能很难成功

汽车要闻

宾利四款入华20周年限量版车型将于10月10日亮相

态度原创

手机
房产
亲子
旅游
健康

手机要闻

iPhone15渲染图:A16+120Hz+药丸屏,等等党赢了?

房产要闻

从1字头到4万+,新塘新房价差竟这么大

亲子要闻

她6月15日产子,6月5日在忙什么?

旅游要闻

中国面积最大的岛屿 岛上有6个省辖市

好体态是什么样子的?

进入关怀模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