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历史 > 正文

[揭秘]审判红色高棉:康克由和他的集中营

0
分享至

2月17日,由联合国和柬埔寨共同组建的红色高棉特别法庭在金边开庭。

S-21监狱负责人康克由接受律师询问。

2月17日,柬埔寨首都金边,一名游客在钟屋纪念佛塔参观,这里安放着9000多具遇难者遗骸。红色高棉统治时期,柬埔寨全国共有170多万人非正常死亡。

国际在线2月18日报道 由联合国和柬埔寨共同组建的红色高棉特别法庭,17日在金边开庭审判红色高棉时期的重要人物康克由(别名杜赫),由此拉开审判前红色高棉领导人的序幕。

第一个上庭的是臭名昭着的S-21头目,当年高棉人谈虎色变的杜赫同志(Comrade Duch)。

杜赫的真名叫康克由(Kang Kek Iew or Kaing Kek Iev)。对在他直接管理的Tuol Sleng那17,000个死难者,他这样推卸自己的责任:

“我是做了很坏的事情。但是我改变不了什么。所有指示来自红色高棉中央。”

“只要被捕,就必须死。这是党的决定。我们只是负责审讯和向中央报告。”

“我无法逃避,因为我的家人是他们的人质。一旦我逃离岗位,我家人的下场与Tuol Sleng其他犯人的命运一样,我反抗也帮不了谁。”

什么是S-21?它是一个管理集中营的机构

S-21集中营在被改造前是Tuol Svay Prey高中,名称来自前皇家西哈努克亲王,学校共有五栋建筑。1975年,被改造成恐怖监狱和集体处决中心,将此地重新命名为「第21号安全监狱」(Security Prison 21;S-21)。柬埔寨共产党也改造了此建筑以适应囚禁犯人:建筑物周围绕起了带高压电的带刺铁丝网,原先的教室变成了一个个狭窄的拷问所,所有的窗户都被用铁条覆盖并绕上电线以防止犯人逃脱。

1975年至1979年间,据估计有14000至15000人被囚禁在S-21集中营(部份人相信总数超过20000人)。该集中营的犯人被从柬埔寨全国选送来,他们通常曾经是红色高棉政权的党员或士兵,罪名通常是叛国或通敌。虽然,大部分牺牲者是柬埔寨人,但实际上也有来自其他国家的人在此地被杀害,已知的包括越南人、泰国人、巴基斯坦人、老挝人、印度人、美国人、英国人、加拿大人,新西兰人和澳大利亚人。犯人的全家(包括妇女、儿童和婴儿)经常是被一起审问然后被带往Choeung Ek灭绝中心加以杀害。

1979年,该集中营的恐怖在越南军人的进攻中被揭露。1980年,集中营被作为历史纪念重新开放「赤柬大屠杀博物馆」,用于对被柬埔寨共产党政权有计划杀害的人的怀念。该纪念馆对公众开放,平均每天接受50次访问。

集中营生活

在S-21集中营的生活是极端血腥恐怖的。到达集中营后,犯人们先要被照像存档。之后,他们被强制脱去所有衣服并去除所有可能的自杀物。然后,他们被带去没人的小房,那些要用手铐拷在墙上的犯人会被带往更小的牢房。而那些被带往稍大的牢房的犯人,则是所有人被铐在同一根大长铁条上。犯人必须睡在冰冷的地面,没有被褥,连睡觉时也是被铐着的。

集中营的生活非常严格,任何犯人不服从会遭到毒打,犯人的每个行动都必须由守卫批准。同样地,集中营的健康问题也很严重,犯人极易患上皮肤病、虱和其他疾病,而犯人基本上不会得到任何治疗;因为,集中营的医生并不会替人治病,医生的任务是让犯人能够继续被审问。

酷刑和屠杀

S-21集中营的审问系统是被设计用来让抓获的犯人承认有罪用的(极其类似中世纪的审判所)。犯人们会被电击、热烙,悬挂或其他可怕的工具予以审问。虽然,很多犯人根本受不住酷刑而死亡,但过快的杀死犯人却是不被鼓励的,因为红色高棉需要他们招供集团头目。

据估计在S-21集中营中的犯人中,绝大部分都是无罪的。犯人之所以会招认完全是酷刑的效果,即使是对意志最坚强的犯人实施酷刑,让其招供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审问过后,犯人们以及他们的家人被带往琼邑克灭绝中心予以毁灭,该中心位于金边市中心15公里远。在那里,他们被用铁棒、镐,弯刀或其他工具当作武器而被残酷的杀害。在超过15000名的犯人中,只有7人从该集中营幸存。一九七九年,越南人民军进攻柬埔寨,势如破竹,直扑金边。波尔布特有见及此,要求S-21之赤柬人员尽快处决此七人。处决日期定于该年之一月七日,下午二时。但在当日上午八时,越军士兵已攻入金边,此七人亦得到解救。七人当中,有一人是画家。由于他在S-21内度过了一段时间,所以知道S-21内之赤柬人员是如何折磨囚犯。及后,他移民外国,就画了不少关于赤柬人员折磨囚犯的方法之油画,并将此批油画送回S-21博物馆内。故博物馆内之油画,都是出自此画家之手。

集中营工作人员

该集中营有1720工作人员。他们当中大约300人是官员,内部劳力和审问员,其余的1400人是一般工作人员。当中某一部份,甚至是被从犯人家庭带来的孩子,在严格的训练和洗脑之后,成为残忍的卫兵。

当时,集中营主管是臭名昭着的康克由(杜赫同志),他先前是一名数学教师,也是赤柬一号领导人波尔布特的贴身工作人员。

在红色高棉倒台以后,杜赫同志逃到柬泰边境。他先在一个美国救援组织工作,学了一口流利的英文。他还重操旧业(他曾是一名优秀的数学教师),当了老师。1999年皈依天主,成为一个虔诚的教徒。

康克由(Kang Kek Iew, 1942年11月17日—)是1975年至1979年间赤柬政权领导人之一,以身为金边的S-21恐怖监狱指挥官而闻名昭着。他在加入赤柬前曾为数学教师。

因曾协助赤柬政权的屠杀,他于1999年被捕待审。现在他自称「已是重生」的基督徒。

2008年联合国与柬埔寨共同组建的柬埔寨法院特别法庭开庭,康克由面临种族灭绝罪指控。


S-21 的全称是“21号保安办公室”:管理它的是数学天才Duch(杜赫同志)

金边,S-21和Tuol Sleng监狱

1978年12月25日,越南10万“志愿军”兵分七路,在倒戈的红色高棉部队协助下,进攻柬埔寨,于1979年1月7日闪电般攻陷金边。

占领金边后,越军发现了金边市中心一个叫Tuol Sleng的地方有个戒备森严的监狱。监狱内恐怖的一切,包括12位体无完肤唯有一息尚存的幸存者,让久经沙场的胜利者毛骨悚然。在惊魂喘定之后,越南人又大喜过望。这个红色高棉留下的完整无损、档案资料齐全的监狱,简直就是上天送给他们证明入侵他国合法性的最佳礼物。

虽然外界总要质疑越南人做过手脚,也许越南工兵也确实动过Tuol Sleng监狱的墙壁、隔离仓、刑具之类的“硬件”,但是,最重要的是,越军缴获的全套完整档案、记录和照片等资料,联合国机构和其它国际组织,从来没有对其真实性有任何异议。

1975年4月17日,红色高棉攻占金边。随即把位于金边Tuol Sleng的一所颇有名气的中学改造成监狱,专门关押“高级”犯人。所谓“高级”犯人,先是前政权高官和外国人,然后是知书识礼的知识分子。等这些“公开的阶级敌人”基本消灭殆尽之后,轮到红色高棉的“内奸”、“叛徒”、“间谍”、“异己分子”等等。Tuol Sleng监狱有帐可查的,总共关押过10,499个成人和大约2,000个儿童,却只是留下了奄奄一息的12条人命。毫无疑问,这个比例,是人类创造出 “监狱”这个事物以来之最。

当我走进Tuol Sleng纪念馆,这个曾经出现过人类兽行的巅峰,也曾经充斥过人类无助、绝望的地方,觉得空气中仿佛血腥味依然。

这里的刑具和墙上的10条囚犯必须无条件遵守的规则,似曾相识;总数超过6000张的受难者照片,让人白日生噩梦。照片里那些早已化作尘土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恐怕直到地老天荒,冤魂依然难消难散。

Tuol Sleng监狱直属柬共中央和国防部的S-21管辖。S-21 的全称是“21号保安办公室”(Security Office 21),一个柬埔寨人至今仍然谈虎色变的机构。

S-21由红色高棉军事最高负责人,后来被并肩战斗近30年的战友、领导和“大哥”波尔布特碎尸万段的留法学生宋成一手建立,并委任一个叫化名Duch的数学教师担任S-21主任。

单纯从管理的角度看,柬埔寨最著名的留法预科学校Lycee Sisowath的奖学金获得者,数学天才 Duch确实不负柬共中央厚望。这个家伙把Tuol Sleng监狱管理得井井有条。他建立了全套的犯人管理体系,收押的每个犯人从此有了档案、编号、审讯记录、自我交代材料,还要照片;他设计的“物流系统 ”(姑且残忍地借用这个术语),按时按量地把牺牲者送到杀人场,从来不会出错或误点;他甚至把卫兵随时强奸女犯的惯例“整改”为制度性强奸。他还有能耐从本该消灭的10到15岁的“革命敌人的子女”中,甄别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将他们训练成自己的鹰犬和折磨犯人的恶魔。

无论如何,Duch“卓有成效”的工作和闻风而逃的本事,给人们留下了Tuol Sleng这个完整的监狱。政权覆灭后,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Duch也许不担心受难者家属的清算,因为他早就遵照东方传统和西方“阶级斗争学说”,对反革命分子斩草除根;作为唯物主义者,他也不会担心数不尽的冤魂会寝其皮嗜其肉;他与他的同党在政权覆灭后甚至不必逃亡,因为他们已经消灭了自己四分之一的同胞,这个苦难深重的国家若行冤冤相报,下场只有灭种。

出人意料的是,2007年,消失了28年的魔头Duch居然自称“皈依基督教4年后,良心发现”,向政府自首赎罪。

上帝啊,你如果真有能耐让魔鬼改邪归正,为何不在28年前就出手做这件事情,却任由他们肆意杀戮呢?

在佛教辞典里,Tuol Sleng的意思是“邪恶之丘”。难道佛祖在2500余年前就知道这里将会发生的一切?

知道又如何?一件事,如果要发生,就必定会发生,而且会在人们想不到的时候发生。不是吗,当年列队欢迎红色高棉进城的人们,难道会想到这支军队会带来S-21?

发现S-21的经过

1979年1月7日,就在圣诞节当天开始的空袭后,柬埔寨凉快的季节里一个风和日丽的一天,一群手持少量武器的柬军同盟,随着一群全副武装的越军到达金边(Phom Penh,柬埔寨首都)的外围地区……

整整一年多的时间,越军一直与红色高棉(Democratic Kampuchea/DK,西方称之为Khmer Rouge)作战。这次的轰炸加强了他们上万人的军力,这包括装甲部队在内。

越军迅速得来的胜利是他们的指挥军所始料不及的。仅仅两个多星期的交战,柬埔寨就像鸡蛋一样被摔开了。红高棉的领导人和他们的军队,以及成千上万的追随者都被驱赶出城外,几乎所有留在城内的人都热烈欢迎那些入侵者。

这些都是严重缺养,被酷刑折磨了4年多的老百姓。相同的欢迎,曾经发生于1975年4月,也就是红高棉占据了金边后,但可悲的是那一次老百姓迎错了对象,人们也因此被派到郊外务农,经历了一段不堪回首的悲伤岁月。对今人来说,这是一段染血的历史……

在这两种情况之下(红高棉和越军),人们极度渴望的都是和平。

到了下午,越军占据了整个城市。除了几百个战俘及其他一些人--包括一些S-21的员工--他们都躲起来了,等待着一个时机逃脱。

冷风呼啸,四野不见人烟;金边,已是一个孤城。

整个下午的泪水

自1975年红高棉把金边变为一座空城之后,虽然它一直都是这个国家的首都,但却一直无法恢复其“市中心”的地位。驻扎在那儿的官员、军人及员工可能都不超过5万人。

在红高绵时代,这个国家没有商店、街市、学校、庙宇或公共设备,只有一个专门为外交社团服务的栈房。在金边,工厂、修理厂、营房和政府办公室都被铁丝网围着。路上的指示牌被涂盖,有刺丝网阻止了许多交通往来,香蕉树都种在空地上。

1975年起被遗弃的汽车与冰箱、洗衣机,电视机及打字机都堆集在一起,堵在阴沟里的纸片是革命前用的钞票,这些花花绿绿的纸纱,在红高棉政权下变得一文不值。

1979年1月7日,那天,根本看不见一个人影和动物。就像1975年的中央政府,就这样消失了。再一次,柬埔寨人民要从零开始。

47岁的积‧沙逢(Chey Saphon),是一位于1950年与法国殖民地政府作战的柬埔寨共产党成员。他从1955年开始住在越南,同时被训练成新闻从业员。1月7日当天,他与越军一同回国(柬),这一趟回去,映入眼帘的祖国的情景,令他悸恸。

踏足祖国,恰似初来者却又不是,那种感受似曾相似却又陌生,亲眼目睹的一切使人心灰意冷。

啊,多年以后的他,还记得当时“花了整个下午在泪水中……”

接下来几天,越军的势力扩张到金边边缘地区。1月8日,在Tuol Svay Prey的南部,两个随着入侵而来的越南摄影记者,被一股腐烂尸体所散发出来的臭味引到一个场地。

那外表安静但散发恶臭的地方,被上方有有刺铁丝网的波纹式锡栅栏围着。越过大门是一个写有黄色柬文标语的招贴:“加强革命精神!要提防敌人的策略和计谋,以保卫国家、人民及党。”除此之外,那地方没有别的特征。

挤了进去,那两个摄影记者发现自己站在曾经是一所高校的地方。那宽敞而破烂的空地,从东到西约400公尺,而从北到南约有600方公尺(见图1)。它有4座用石灰水粉刷的建筑物,各3层楼高,沿着顶楼边都有走廊。第5座是单层楼的木板建筑,向西。

到了这些建筑物的后面,其中一座比较高的面东,向着进口。其他相同的建筑物则隔开了这场地的东边和西边。两位摄影记者都难清楚这块地的用途,即使那座单层建筑物布满了纸张和办公室用具,而很明显的,这些用具都曾被用在行政工作方面。

在最南边那座建筑物一楼的房间里,两个越南摄记走过几具刚被杀死的囚犯的尸体。当中有些尸体被锁在铁床上。死者的喉都被割断了,留在地上的血还是湿的。在那场地里被发现的尸体共14具,看起来像是几天前才被杀的。

巨型脚镣困囚犯

西边的建筑物顶楼的大教室里,巡逻队找到一堆脚镣、手铐、鞭和一些锁链。其他在顶楼的房间则用粗陋的砖墙隔成许多小房间,每一个囚犯的脚都是在这儿被铐上的,就像一名作者威廉‧索克罗斯所写的:“一个大得可以拉动一只船锚的脚镣。”一些小房里的弹药盒装有人的粪便。

在3楼,有比较大和精心设计的小房,房门和墙都是木造的。

两个“闯入者”拍下所有房间和那些尸体的照片。然后向那些“越南领袖报告”他们所发现的一切。当天下午那些尸体以“卫生原因”而烧掉。当时拍下的照片,如今都挂在他们被发现的房间里。

接下来的几天,那些越南和柬埔寨助理在附近的屋子里,早找到无数以柬文书写的文件、人头照和未冲洗的底片,上百本的笔记本和一叠关于红高棉的刊物。

在前门附近的工厂里,找到几个刚完成的红高棉领袖波尔博特(Pol Pot)超大的半身雕塑象,一些做雕像用的混凝土模子及一些根据照片描画出来的肖像。

那 几天,这些越南人不知觉地走进了一个红高棉邪恶而重要的营地。在现场找到的文件显示,这个营地在红高棉时期被标上“S-21”的代号。“S”似乎代表 “Sala”,或“厅”的意思,而“21”是给“Santebal”的代码,一个结合“Santisuk”(保卫)及“Nokorbal”(警察)的柬文 复词。“S-21”和Santebal都是红高棉警察部队或特别干部的称呼。

这是个惊世的发现!接近四分之一个世纪后,这个残酷邪恶的地方,依旧是柬埔寨人不堪回首和泪水飘往的方向……


2009年2月16日,法庭上的杜赫同志

少年康克由(杜赫同志)

纪念塔内,按年龄组摆放的骷髅


纪念塔中央额隔层。它实际上是一个摆放受难者头颅骨的开放式塔

全副美式装备的红色高棉军队,攻入金边,受到欢迎,可惜欢迎的人们很快就——连后悔的时间也没有了。

挖掘后没有回填的万人坑。牌子上的英文:无头尸体的万人坑


在越军攻陷金边后不久,西方记者拍下的Tuol Sleng监狱

Tuol Sleng监狱里的刑具房

Tuol Sleng监狱里的受害者


Tuol Sleng监狱受害者: Chan Kim Srun,她是当时红色高棉一个领袖的妻子

少年受害者的照片


Tuol Sleng (S-21)死者照片

这张受害姑娘照片,在有关屠杀的报道和书籍里多次出现

受害者


刑具

Tuol Sleng 集中营7名幸存者之一Vann Nath用油画重述亲身经历和见闻


Vann Nath网站(http://www.vannnath.com/)里的图片:









见证者Vann Nath




1978年2月, Vann Nath 从问讯室押往工厂,开始绘画

狱卒看守工作中的Vann Nath


监狱长命令Vann Nath画诸位红色高棉领导,包括波尔布特。1996年画成。

Vann Nath 将一幅作品指给他以前的狱卒看。

Vann Nath 在Tuol Sleng受讯问。


受害的小姑娘

今日Tuol Sleng


最后14个受害者的墓碑


Vann Nath参与过两部柬埔寨大屠杀的记录片制作。

其中一部是《S21-红色高棉杀人机器》(S21: The Khmer Rouge Death Machine)

《S21—红色高棉杀人机器》:红色高棉,死亡的表述方式

编者加:《S21-红色高棉杀人机器》为记录片。内容:红色高棉在1975-1979年间的有计划的大屠杀,当年一百七十多万的城里人在被赶到乡村以实现红色高棉农业乌托邦的梦想中因饥荒和屠杀丧失了生命,导演(1979年坐了四年红色高棉的劳改营后逃出,时年15岁)访问了位于金边(PhnomPenh)的Tuol Sleng监狱(简称S21,其时有17000多人在此折磨至死或简单地被杀死。现为大屠杀展览馆)的当年的犯人(他仅能找到的两位)和守卫,讲述当年令人发指的灭绝性的大屠杀情景,探讨大屠杀为何会发生。

关于记录片《S21-红色高棉杀人机器》 此记录片所获得的奖项:

2003 欧洲电影奖年度最佳纪录片奖

2003 戛纳电影节Francois Chalais 奖

2003 芝加哥影展最佳纪录片奖

2003哥本哈根影展评审团大奖

2003莱比锡电影节节金奖、影评人奖

2003日本山形纪录片电影节新浪潮奖

2003西班牙瓦拉多利德电影节最佳纪录片奖

2003意大利记录片协会奖金奖、2003纽约影展首映片

2004阿根廷独立电影节人权奖

2004香港国际电影节纪录片竞赛人道奖

叙述者在重读历史,这些词句无数回在人类的历史里重复,这些施刑者其实也是受害者,因为,只要他是个人,总有一天,他的良心会对自己进行审视,就像那些当年S21的狱吏站在镜头面前剖析着自己,这是赎罪的开始,这是良心复苏的标志!

其中一位看守坦诚告诉了记录片的拍摄者,他们当年正值青春年华,封闭的集体生活让他们对年轻貌美的女犯人充满了好奇,在审讯名义下的性骚扰时有发生,甚至是强奸…

到了红色高棉后期,屠杀政治犯成为了家常便饭,记录片在S21大屠杀纪念馆死难者的照片上停驻,无数当年死难者的照片无声控诉这种惨绝人寰的暴行,据史料记载:『S-21杀戮场,主要用来审讯、拷打和处决党内敌人。据估计,仅在这个中心一处,就处决了两万人。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在S-21发掘出近九千具尸体。还有许多死人坑尚待挖掘。这些人死得极其恐怖,红色高棉为节省子弹,杀人多用棍棒重击或以斧头砍杀。许多陈列的头盖骨上,留有被斧头砍出的裂痕。』

在死亡面前,一切表述都是虚伪的,默哀吧!面对人子之死,面对信仰之死,他们的死亡逼迫人类审视自己的良知!

悲剧发生在昨天,那么未来呢?!

《S21-红色高棉杀人机器》视频观看链接:http://vincentvangogh001.blog.163.com/blog/static/10255265320091192465931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国产C919客机处于什么水平?与波音737系列、空客A320系列比呢?

我们的百变生活
2021-06-25 01:48:02

三亚旅游继续处于淡季

民生热点
2021-06-25 01:20:49

一场大雨把新能源汽车“打出原形”,老司机泪目:买个教训吧

专属定制财经日报
2021-06-23 23:48:02

一位在床上被捕的淫魔,一生侵犯116人,从老致幼皆不放过

时尚冠华居
2021-06-18 16:32:07

我不吊着别人,别人也休想吊着我

冯坪灿说娱乐
2021-06-23 17:36:52

魔兽世界怀旧服:小号春天已经到来,满级即可入手4个英雄本钥匙

魔兽世界经典怀旧服
2021-06-25 06:34:40

中国移动和电信先后做出异常决定,华为芯片可能真的吃紧了

科技荟萃
2021-06-24 15:27:04

“中印巴演习”引爆舆论,全球都未料到,印度对华态度转变这么快

体育健客
2021-06-25 02:57:28

宋轶真的好大胆,穿的衣服领口好大啊,内搭都露出来了

BiuVogue
2021-06-23 17:47:21

丁真做客薇娅直播间,没有了十级精修后,这黝黑肤色我却看愣了

娱乐观止
2021-06-24 16:44:10

“锄奸”不能手软!知名大V疑似勾结境外势力,国安部新规正当时

我们的百变生活
2021-06-24 00:24:25

台积电两面受敌:扩大28nm生产线被美国阻止,华为公布双芯片叠加专利

权威科技控
2021-06-24 23:02:07

复旦大学王德峰教授退休了!他是唯一可以在课堂抽烟的老师!

学霸有话说
2021-06-24 23:59:23

三星皇太后:一手扶持娘家壮大,亲弟弟却不买账,将外甥送进牢房

照见古今
2021-06-24 21:26:17

血液黏稠“很怕”一种水,若能爱喝,降脂通血管,脑梗都没影

一瑞军事
2021-06-24 16:56:11

王杰毫不掩饰自己的财产:香港某四位艺人的财产加起来,也没我的一半多

小荣时尚家
2021-06-24 20:09:12

王者荣耀云缨被实锤抄袭?形象完全贴合,这次洗不清了!

游戏日报
2021-06-24 20:29:15

恒大提前偿还14.5亿美元债 明年3月前再无到期境内外公开市场债券

雷达财经
2021-06-24 14:05:23

铁证如山!早在新冠疫情暴发前,美国已经在研发疫苗!

资讯沸点
2021-06-25 04:04:38

8万人要全歼35万人!抢夺数百亿美元军火:塔利班要创造战争奇迹

无定河
2021-06-22 16:39:31
2021-06-25 10:57:07

头条要闻

美公寓垮塌致至少3死 巴拉圭总统夫人妹妹一家失联

头条要闻

美公寓垮塌致至少3死 巴拉圭总统夫人妹妹一家失联

体育要闻

当年匈牙利有多强?7球干废英格兰

娱乐要闻

Baby与海涛比心自拍 穿花裙美艳动人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Win 11看着像苹果Mac,又能装安卓app

汽车要闻

奥迪RS 3三厢版官图提前曝光 前脸全是格栅

态度原创

教育
家居
手机
本地
房产

教育要闻

学而思网校韩磊解读高考志愿填报技巧

家居要闻

伊朗姐妹花豪宅都是中国造 纯金马头镶在客厅墙上

手机要闻

屏下前摄、四边等宽!曝三星年度旗舰入网:下月发

本地新闻

福建老鼠干,在阴间美食界到底是什么水平?

房产要闻

首套5.55%!今起,工行再次上调广州房贷利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