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消灭“顽军”万余人(三)

2009-01-19 10:52:00 来源: 环球时报-环球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以陈毅为首的一派要大举进军敌后,进而摆脱国民党的控制和威胁,独立开展斗争,而且效果比较明显,部队发展很快,“人、枪、款”都收获颇丰,当然“抗命不尊”、“袭击友军”的指责也没少挨。以项英为首的一派想要在国民党控制区及其周边发展壮大,但迫于统一战线的压力,无法甩开手脚大干。部队发展的比较慢,武器装备的更新不得不依靠有限的三战区拨给和自己购买,以及从敌后部队调拨。

而此时的叶挺则被项英挤兑的要辞职不干,不得不靠周恩来出面去劝解。

内部思想不统一使得新四军这一时期的发展比起华北的八路军要差远了,新四军的“向北发展,向东作战,向南巩固”的方针并没有顺畅的贯彻,新四军的力量相对而言还比较弱小,在华中日军是老大,国民党政府军是老二,国民党的杂牌军是老三,新四军只能是老四。

到了1939年秋,形势发生了转变,因为刘少奇以中共中原局书记的身份来到了华中。他来后提出要争夺华中的控制权,具体说来就是新四军要向东到敌后沦陷区发展,要扩大部队、扩大根据地,在发展中要建立自己的政权。

对于最重要的与敌后国民党军队的摩擦问题则提出对能与共产党和平共处的就要缓和、忍让;对不能的则要坚决给予消灭。在这种方针的指导下,华中新四军的态度逐步强硬起来。

而此时国民党在华北的势力刚被共产党驱逐殆尽,正憋着一口气,又发现不仅共产党的新四军图谋华中,而且八路军一部也有迹象进入华中,当然不会客气,摩拳擦掌的要教训教训新四军,争取首先消灭新四军,以免八路军和新四军合兵,那时候共产党恐怕就不好收拾了。华中的国共斗争因此很快从地下浮出海面,进而更加激烈、尖锐起来,黄桥之战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的。

1940年3月的半塔集之战成了黄桥之战的引子。

当时苏北地国民党军共有约16万,名义上由韩德勤统一指挥。实际上归韩指挥的有8万余人,这八万人里既有韩德嫡系的李守维的89军、翁达的独6旅,共5万余人;也有杂牌军,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的李明扬、李长江(简称两李)有2万余人,以及陈泰运的税警团5千余人。彼此之间颇多恩怨,矛盾不少,整合力很差。但韩德勤对这种致命的矛盾视而不见,以为自己拥兵数万且装备精良,对付共产党易如反掌,自我感觉良好。

早在1939年5月,陈毅就借帮助两李押运子弹的机会派陶勇率一个营的兵力以“苏皖支队”的名义进入苏北,随后又派叶飞统一指挥能征贯战的6团和管文蔚的江抗挺进纵队跟进,在吴家桥一带建立了根据地。随后又于1940年6月又将江南地2团、新6团等部队掉入苏北,至此苏北新四军总数达到7000余人,部队整编为3个纵队9个团,分别是叶飞的1纵。王必成的2纵和陶勇的3纵。

在这个过程中,陈毅施展其优秀的外交才能,和除韩德勤外的苏北其他势力建立了统战关系,为新四军进入苏北打开了方便之门,也为日后决胜黄桥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1940年3月21日,韩德勤以1万余兵力围攻半塔集,这里新四军5支队机关所在地,共驻有战斗力较弱的新四军2500余人。韩军的围攻战从21日打到 25日仍未得手,而奉陈毅命令增援的叶飞的挺纵于26日赶到战场,一战击溃韩军主力独1旅,歼其一个营,并与被围部队取得了联系。27日,张云逸、罗炳辉(《从奴隶到将军》中的那个罗宵其实就是罗炳辉)率5支队主力也到达半塔集附近,由罗炳辉统一指挥部队于29日开始全线反攻,韩德勤看到无望取胜即命令收兵后撤,新四军追之不及,也就乘胜收兵。经此一战,新四军5支队乘势建立了淮南根据地。

半塔集的胜利给刘少奇提供了一个夺取苏北的崭新的大胆设想。于是刘少奇就交给叶飞一个任务,让他找机会去挑逗韩德勤来进攻,然后坚守1星期以赢得舆论的支持,然后从山东南下的八路军黄克诚纵队即可名正言顺的来解围,乘机一举歼灭韩军主力,进而夺取苏北。叶飞认为韩军战斗力不强,以自己部队的实力,坚守1周没问题,就干脆答应了下来,不过他只能守1周,刘说,一周以后不用叶负责。

叶飞带着新的任务返回了吴家桥休整,同时按刘少奇的指示在该地成立了共产党地方政权并开展减租减息等活动,这就引起了两李的不满,本来两李让新四军进入苏北多少有点牵制韩德勤的意思,现在一看共产党闹的热火朝天,加上韩德勤的煽呼,立刻翻了脸。

1940年5月17日,叶飞的挺纵在吴家桥激战一昼夜,歼灭日伪军数百人,战后担心日军报复,而吴家桥地区太小,难以回旋,于是不顾两李的阻挠,穿越两李防区转移到了两李和韩德勤交界附近两李地盘内的郭村,想在这里引韩德勤进攻,以完成刘少奇交给的任务。没想到韩德勤没来,两李倒从背后杀了过来。

叶飞进了郭村,两李虽然不满,但也不愿立刻撕破脸,于是多次派人交涉,希望叶飞退出郭村,另谋出路,但都没有结果,于是于6月下旬下了最后通谍。

叶飞他们一进郭村就建立了地方政权并开展减租减息运动,加上刘少奇已经认可了他在郭村打得计划,便不顾陈毅的激烈反对,决定在郭村迎敌。陈毅生怕叶飞吃亏,一方面令陶勇星夜驰援,一方面亲自赶往郭村,想去泰州全两李收兵。

6月28日,两李以13个团近万人开始猛攻郭村,战至30日仍未得手,而赶来增援的陶勇部已经进入郭村,此时新四军已有了7个营的兵力,开始进行局部反攻了。7月1日,两李手下的陈玉生、王澄等率部投奔了新四军,两李实力大减。7月2日,新四军全线反击,两李大败,折兵近半,仓惶退回泰州,新四军按随后赶到的陈毅的命令乘胜攻到泰州城下,但并不攻城,放了两李一马。随后陈毅有送还了俘虏和部分枪械,和两李重修旧好,于是新四军乘机于7月底通过两李防区进占了战略要地黄桥及其周边地区。

韩德勤得知新四军进了黄桥,不禁大怒,于9月3日率领自己的嫡系主力和两李、陈泰运等部进攻黄桥。但由于陈毅的统战工作,两李、陈泰运都逡巡不前,陈泰运甚至将作战计划同报给陈毅,如此韩德勤又怎能讨得了便宜。

本来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此时韩德勤对新四军很轻视,所以兵力集结的并不雄厚,而且各部协调的也比较差,陈毅决定趁此机会歼灭韩军主力――89军117 师,如果此招成功,则可极大的削弱韩德勤的实力。但粟裕、叶飞、陶勇、王必成等人年轻气盛,沉不住气,着急着要出击,陈毅觉得把握不大,想再让韩军前进十里,但粟裕等人拍着胸脯说肯定没问题,陈毅也就同意了,结果由于出击过早,韩军及时收缩后撤了,错失了一次良机。这就是黄桥之战的预演――营溪之战。

营溪之战后新四军释放了韩军战俘,为日后瓦解韩军做了铺垫。而此时韩德勤对新四军有了新的认识,于是开始集中兵力以利再战,同时指派手下占领了原来陈泰运驻防姜埝,封锁黄桥了的粮道,9月13日,新四军2、3纵队围攻姜埝,一昼夜即结束战斗。然后陈毅展开旋风式的穿梭外交,广泛联合苏北各界人士呼吁韩德勤和平解决苏北问题。韩德勤遂提出要新四军退出姜埝。陈毅顺水推舟将姜埝交给两李接防,又送陈泰运100多条枪以安其心,于是苏北各界认识交口称赞新四军有诚意。而此时的韩德勤则忘乎所以,毫不看形式的变化,进而提出要新四军退出黄桥,退回江南。结果惹得各界人士大为恼怒,以致日后韩德勤兵败黄桥后竟无一人说好话,反而被这些人在蒋介石那里狠狠的告了几状,难怪蒋介石要骂他无能了,竟然让国民党帮新四军骂国民党。

9月30日,韩德勤下达了进攻命令。

韩德勤兵分三路,右路两李和陈泰运1万2千余人,负责进攻黄桥以西防线并掩护中路,左路为5个保安旅7000余人以牵制新四军,中路以嫡系89军和独立旅共1万5千人由营溪南下主攻黄桥,同时以部分兵力沿江搜劫船只,以防新四军撤退。

而新四军方面只有7000余人,还要分兵防御日军,实际参战者不过50 00余人,虽然黄克诚的八路军会在韩德勤开始进攻后南下增援,但路途遥远,难以及时赶到。于是只能独立歼敌。

粟裕精心布置了一个极为大胆的计划:置敌左右两路于不顾(只以少数兵力监视和骚扰),以不足陶勇的三纵队,不足2000的兵力守黄桥,以兵力充实的1纵和2纵大部的首先伏击翁达独6旅,然后迂回敌侧背,会合3纵包围89军。

这个计划是建立在这样的分析基础上的:

中路是韩军的主力,是韩德勤的嫡系,歼灭此路即可求得全胜。两李和陈泰运答应中立,只要迅速打败中路,他们不会参战。左路的保安旅战斗力较弱,必然不肯积极前进,只要打垮中路必然不战自退。

而这首战选择翁达的独6旅是因为独6旅是韩军中路的右翼,一战成功就可以打开战役缺口,暴露其侧背,便于迂回合包围。而独6旅装备精良,战斗力很强,是绝对的主力,一旦其被歼则可极大的震撼韩军。

孙子曰:五则攻之,十则围之。而粟裕这一计划则要以半数围之,半数攻之。

李守维急于立功,不待其他各部到达,即于10月4日上午抢先进抵黄桥外围并开始猛攻黄桥,守卫黄桥的3纵拼死抗击,经过一上午的激战退守到了镇边最后一道防线。而翁达因为挨过打,所以不紧不慢地向黄桥逼近。直至下午2点多才姗姗来迟,早已等的不耐烦的1、2纵部队迅速出击,至下午5点多,将独6旅3000 余人全歼,翁达自尽身亡。

此时的李守维一方面令33师继续猛攻黄桥,一方面令预备队在营溪待命,自己则率349旅增援黄桥,当途中李守维得知独6旅遭伏击既不增援,也不撤退,而是在驻地野屋基村修筑工事准备固守。

而新四军的突击部队则乘机将韩军分割包围,韩军攻击一天未果,加上独6旅被歼,所以士气大沮,在新四军的猛烈攻击下迅速土崩瓦解,只有349旅在野屋基还算顽强,在李守维丢弃他们逃跑的情况下仍然坚持了1天。而李守维则在逃跑的路上落水身亡。

新四军乘胜追击,于6日占领海安,并于10日与八路军黄克诚部会师于白驹镇。

黄桥一战,新四军歼敌1万1千余人,俘虏韩军师、旅、团军官十余人,下级军官600余人。可以说是主力尽灭,元气大伤,韩德勤率残部千余人退至兴化固守。虽然暂时还没有没有被赶出苏北,但从此后也没有给共产党造成太大的麻烦。从此,共产党在苏北确立了与日军相抗衡的老二的地位,进而在整个华中取得了这种地位,直至抗战胜利。

黄桥一战,新四军取得全胜,原因很多,处了战略战术巧妙、士兵勇敢外,还有一个不常为人提起的因素,那就是武器装备的精良。以韩军装备最优翁达的独6旅为例,士兵全是中正式79步枪,每个连有9挺轻机枪。而同是主力的叶飞1纵队也达到了每班1挺轻机枪的水平,主要的差别是新四军的武器比较杂乱,但作为压制火力的机枪却并不亚于韩军。

黄桥一战,陈粟一举成名,以前一直有人说陈毅不会打仗,此战后陈毅曾对人说:谁还说我不会打仗?

后来会见苏北名宿韩国钧,韩问:“陈将军可以带兵多少?”陈毅笑答:“多了不行,10万可以。”韩叹服。

沈默克 本文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 。更多精彩,请登录环球网 http://www.huanqiu.com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哈佛研究发现:自律决定人后天差距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